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双奥的日常篇

#APH#双奥#
“罗德先生那就拜托你了啊~”费里西安诺把他和路德维西的猫放到地板上,准备转身离去。两只猫转身跑走,消失在走廊深处。“那麻烦你了,希望能好好照顾他们。”路德维西站双手握着罗德里赫的右手,颇为郑重的摇了几下。“那个…”“我们走了,非常感谢你答应照顾我们的猫。”路德维西松开手,跟费里一起出去了。“咔哒”罗德里赫扣上了自家的木门,窗外在阳光下摇曳的树叶投下一片晃动的阴影,窗台上的芦荟肥厚的叶片上星星点点闪动着亮光。
从始至终没说上一句话的罗德里赫脸色有点难看。照顾猫?等马提亚斯回来了自己不知道会过上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毕竟马提亚斯那种人看上去不会喜欢猫。“算了…”罗德里赫走入被阳光切成好几部分的走廊,去找那两只不让人省心的猫。走了才没几步,罗德里赫就听见了钥匙转动的声音,随即木门被推开,阳光倾泻,门厅的地板镀上一层金色。
“哦…”罗德里赫不想转过去面对那个回来的不是时候的人,但是出于自己的教养,他还是扯出微笑,“你回来了?”“以后不情愿就不用勉强了。”马提亚斯解下围巾,挂在衣帽架上,反手关上了门。“…那我去忙了。”“这么不愿意跟我待着么?”马提亚斯解开风衣扣子,抖了抖风衣,好像要把挂在上面的阳光抖落在地板上。“陌生的气味…”马提亚斯吸了一口在罗德里赫看来没什么问题的空气,眯起眼睛,嘴角挑起,走向罗德里赫。“你要干什么…”尽管罗德里赫从儿时就和马提亚斯住在一起,但自己对于他的了解少得可怜,相反的,马提亚斯把罗德里赫的心事看得一清二楚,罗德里赫也因此经常被戏弄。 “别动。”马提亚斯把右手搭在罗德里赫肩上,低下头,鼻子探到罗德里赫的耳垂下,像是在嗅着什么。罗德里赫有点不知所措,马提亚斯几乎贴到了他的身上,隔着两层衬衣,罗德里赫清楚地感觉到了马提亚斯因阳光照射而略高于正常值的体温。马提亚斯每呼出一口气都能被罗德里赫脖子上的皮肤捕捉到,带来一股短暂而令人酥麻的热气。“看来不是你身上的,”马提亚斯直起身,盯着罗德里赫的眼睛,“我还以为你又出去跟什么人混了,例如那个基尔伯特。”马提亚斯的右手沿着罗德里赫的脖子抚摸到脸颊,捏了捏他泛红的脸,“是不是把什么东西带到家里来了?”“你…你…你这个大笨蛋先生松手!”罗德里赫因为莫名的羞怯感提高了声调,把马提亚斯的手从自己脸上拽了下去,“只是费里那孩子要我帮忙照看他和路德维西的猫。”尽管隔着两层眼镜,但看着马提亚斯与自己同色的眼睛,罗德里赫还是不太自在,更要命的是那家伙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是没事先经过你同意,但是我也有决定权吧,起码这个家我也是主人。”罗德里赫有了底气,直视着马提亚斯那双深邃的紫罗兰色眼眸。“还有,我又不是你的东西,我出去跟什么人交往也不在你的管辖范围内。”“小罗德里赫,脾气见长啊。”马提亚斯笑着,一步步向前走。罗德里赫为了避免跟马提亚斯撞上,一步步后退。
“你接着躲啊?嗯?”看着罗德里赫后背已经抵到了走廊尽头的墙上,两边还有放着瓷器的架子,是王耀家产的。罗德里赫是个珍惜东西的人,他不会轻易让什么东西坏掉,所以他不会躲,这点马提亚斯清楚,让他气的也是这点。
我这么了解你,你却不曾试着了解我,尽管我们住在一起那么久。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罗德里赫到底还是跟马提亚斯住了很长时间,察觉出了马提亚斯今天的异常。看来这家伙还是有点脑子的,马提亚斯嘴角闪过一丝微笑,“对啊,你真是不让我省心呢。”说罢又向前跨了一步,整个人已经贴在了罗德里赫身上,他略低下头,让嘴唇正好贴在罗德里赫的右耳廓上,“你啊,是不是从来没试着了解我?”马提亚斯嘴唇的移动摩挲着罗德里赫的耳朵,随着言语吐出的热气让罗德里赫感觉到他右半边脸的温度不断升高。马提亚斯没再说话,罗德里赫也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好尴尬地沉默着。过了一段不知是长还是短的时间,罗德里赫清晰地嗅到了马提亚斯身上的味道,很好闻,但是说不上来是什么样的。马提亚斯没有洒香水的习惯,更不喜欢往花园里跑,这股味道也不像是什么香味。罗德里赫下意识地抽了几下鼻子,那股味道涌进他的鼻腔,终于刺激到他大脑深处的那根神经。
是…自己送给他的那瓶酒的味道。不对啊,那瓶酒明明很久之前就喝完了。罗德里赫努力回想着,记忆深处的画面终于浮现——自从送了那瓶酒,马提亚斯的酒柜好像就换了格局,大部分…都是那瓶酒同产地,甚至是同一款的酒。他身上的味道,是长期喝一款酒而粘上的。
原来他这么在乎自己么…罗德里赫很少给马提亚斯送礼物,那次是个例外。小时候马提亚斯总是嫌弃他,却一直陪着他,甚至有的时候会替罗德里赫出气。长大后马提亚斯似乎越来越喜欢一个人待着,但只要罗德里赫不开心,他总会从书堆里出来,听着自己发牢骚,甚至跟自己一起喝他并不怎么喜欢的咖啡。
人的大脑就像一块破磁盘,某些格式化怎么抹都抹不掉,总在什么时候强横地闯进脑海。
“对不起…”罗德里赫声音很低,“我是没试着了解你,因为我没意识到你对我有多好。你总是看穿我的心事,我害怕你又拿这些取笑我,但其实…”“够了。”马提亚斯的声音有些愤怒,又有些颓废,他抬起头,后撤几步,满脸疲惫和无奈。“我…我不是…”“我说够了!”马提亚斯少见的情绪失控,刚才那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你一直都是个笨蛋先生…”马提亚斯右手嵌进额发,罗德里赫看不清他的表情。“今天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我累了。”他转过身,走向自己的卧室。他确实很累,刚才那一副样子全都是强撑出来的,他已经在外面2天没睡了,为了尽早结束工作,尽早回家照顾罗德里赫。反正他什么都不懂,自己为什么长久以来要那么付出,马提亚斯自己都搞不清楚了,只是觉得累。
“你等等,”罗德里赫抓住马提亚斯的手,“对不起,长久以来我并没有照顾到你的感受,只是一直享受着你的付出,还全然不知。甚至觉得你对我了解那么多对我不好,没有察觉那是关心,我还躲着你,不试着去了解你。我知道你肯定在气我跟你住了那么久却一点都不了解你,我为这点道歉。从现在开始,我会去真正理解你。”“你要是真的想理解我就让我去睡觉,我已经2天没睡了,松手。”马提亚斯有点释然,起码这家伙还不是那么不开窍。“哦…”罗德里赫松开手,看着马提亚斯进了房间,这时他才发现马提亚斯的身形有多疲惫。
“喵~”两只猫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围着罗德里赫蹭了几圈后跑入客厅。“这两只真是…”罗德里赫有点语塞,但他并不打算去追,他更关心马提亚斯怎么样。但他从未获许进入马提亚斯的房间,他有点踌躇,但还是决定进去看看。
罗德里赫深吸一口气,转动马提亚斯卧室的门把手,门很沉,罗德里赫推开时觉得有些费力。门洞开后,阳光打到罗德里赫身上,正对着门的,居然是面玻璃墙。阳光越过墙外绿植摇晃的叶梢,洒进房间,能看见飘浮在空中细小的灰尘。左手边是马提亚斯的书架,旁边是他收藏矿物的柜子,矿石在阳光下闪出不同的颜色,仿佛彩色的星辰。摇动的叶子在罗德里赫身上打下晃动的细碎光影。右边就是马提亚斯的床,简单得让罗德里赫诧异,只有白色的床单,边角绣着“M”的被子和右下绣着金色藤蔓字样“E”的枕头。床上的人呼吸很平稳,头上的呆毛随着呼吸颤动。罗德里赫从来没进过马提亚斯的卧室,他没想到卧室跟他想象得完全不同。马提亚斯是那种喜欢一个人窝着,看上去贵族气都有些迂腐的人。怎么想这种人的卧室也应该是阴沉沉的,有着厚重的窗帘和华丽的大床。而现实却完全相反,简单的床,一整面透光的玻璃墙,没有窗帘,怎么看怎么和马提亚斯一整天臭着的那张脸不搭。罗德里赫放轻脚步,走到床边坐下。看着裹在被子里的人的面庞,他第一次意识到马提亚斯的面容很帅气,甚至有些妖媚,这种人应该是很受姑娘们追捧的。他只知道马提亚斯喜欢喝酒,收集矿物,看书,至于什么别的,罗德里赫真的一概不知。他叹了口气,揉了揉马提亚斯柔顺的头发。“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啊?”罗德里赫喃喃出了这么一句,然后有点后悔,这家伙应该不会被吵醒吧…床上的马提亚斯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睁开了眼睛,眼底一片雾气。“那个…没经你允许就进来了…我想看看你怎么样了,你别生气。”罗德里赫心里“咯噔”一下,因为他看见马提亚斯又勾起了一丝微笑,接下来肯定会是什么嘲讽。“这个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马提亚斯从被子里伸出手,捋了捋被罗德里赫揉过的头发,“你以后随时可以进来,只是别打扰我睡觉,我跟你说过我两天没睡了吧?”马提亚斯阖上双眼,“没事就别再出声了,而且刚才你问的那个问题真是蠢到家了。”
阳光打在罗德里赫身上,在被子上投出一个拉长的人形,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酒香。为什么会是个蠢问题呢?

February
14
2015
评论
热度(4)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