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Against-2

虽然考完试了但还是脑洞枯竭啊…这次只有一小段
————————————————————
       “我们从来都不是一家人。这种虚伪的说法也只有你们那些狂热的簇拥者会相信。”罗德里赫感觉到了报复的快感,他看见基尔伯特的眼睛里已经有了躲闪,“别忘了,统一德/意/志之后,人们不会记得普/鲁/士。”
       漂亮的补刀。罗德里赫感觉自己已经在这几句话里把基尔伯特几百年来给他的屈辱回馈给了他不少。
       “本大爷可以为了阿西付出一切。”基尔伯特松开手,从罗德里赫身后移开,坐在他旁边,“被世人遗忘也好,唾弃也好,只要德/意/志永存,本大爷不在乎这些。”
       “愚蠢的付出。”罗德里赫拿起瓷杯,抿了一口里面已经凉透的茶,“你的待客之道和你的'奉献精神'一样糟糕。”
       “马提亚思呢?如果你说本大爷愚蠢,我觉得他更愚蠢,为了一个不懂感恩的小少爷死了。”
       “别为我的逝去伤心”
       “总有一天我会消失在明亮的阳光里”
       大笨蛋,都是一群笨蛋先生。罗德里赫的右手紧紧抠住茶杯,左手却不断地颤抖。杯垫与茶杯摩擦碰撞,发出令人牙酸的“咔咔”声。
       “他和你…不一样。”罗德里赫深吸一口气,努力地把眼睛里的波澜压下去。
        “别告诉本大爷他是为你而死的就跟我不一样。”基尔伯特挑眉,含笑看着不知所措的罗德里赫,“kesesesese小少爷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就算你为我死了,我最多每年在你的墓上浇啤酒。”罗德里赫把茶杯磕在桌子上,“下次准备热茶,咖啡更好。”那张漂亮的脸表情僵硬。
       “小少爷,本大爷可不是任你指使的。”基尔伯特伸手揽住了罗德里赫的肩膀,“本大爷说过,在这里我是主人,小少爷你应该听本大爷的话。”基尔伯特抬手捏了捏那张脸,“还是跟以前一样软kesesesese”在罗德里赫把手拍开前,基尔伯特识趣地松开了手,拍了两下罗德里赫瘦削的肩膀起身离开。
       笨蛋先生。罗德里赫腹诽,转头看向窗外。玻璃后铅灰色的云似乎要压向屋顶,挡住了阳光。有几缕光线透过云层间的缝隙射入屋内,在木地板上形成几块模糊的光斑。明明刚才天气还很晴朗。罗德里赫还记得他刚刚进门时基尔伯特胸前铁十字反射出的刺眼光芒和那张在强光下有些模糊但轮廓硬朗的面庞。记得他们两个第一次见面时,也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但是那时候的基尔伯特还是稚嫩的圆脸,性格却跟现在一样烂。
       基尔伯特回到自己的房间,扣上沉重的木门。把自己丢到床上,手不自觉地摩挲腰间的匕首。那把匕首是王位继承战时他从罗德里赫身上偷,或许用偷也不太合适,总归是通过非正当途径弄来的。战争最后基尔伯特知道自己赢了,罗德里赫晕倒在地上,他就想着要从小少爷身上拿点什么。他把罗德里赫扒拉来扒拉去也没看见有什么好“纪念品”,他又不能把佩剑拿走,那样等罗德里赫一醒来以后的日子恐怕就要在争吵中度过了,最后他抽走了罗德里赫腰间的一把匕首。罗德里赫好像也没发现,至少没去找他要。基尔伯特望着天花板,又想起来以前那些事情。罗德里赫接连找他两个恶友结了婚,但是从未想过基尔伯特。这件事一想起来基尔伯特就气不打一处来,但他谁也怪不了,他当时是真的穷,罗德里赫根本不可能看上他。基尔伯特把手插进梳得整齐的银发里,用力揪着发根,服帖的头发又立起来,恢复了往日的张扬。还好现在小少爷在本大爷家了,基尔伯特就这么想着,把手从头发间抽出来,舒了一口气,“果然本大爷还是最帅的…”

—tbc—

强迫症发作又把分段空格重新打了一遍…

July
04
2015
评论(15)
热度(17)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