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Against-3

果然还是不忍心写打大波波的场面啊,于是这俩就没上战场了。
——————————————————
        压抑的秋天。柏/林上方的云层显得愈发厚重,树木的叶子开始逐渐变黄,沉重的空气压得罗德里赫喘不过气。这个九月,应该会被记录下来:罗德里赫只是这么想。但等到这场战争结束,他才发现自己当时的想法多么正确。
       1938年9月1日,德军进攻波/兰。2天后,英法对德宣战,但仅仅是宣战。在历史书上,这一天宣布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罗德里赫看到波/兰骑兵挥舞着大刀冲向德军坦克这样的消息时,有些哑然失笑。他记得当年波/兰骑兵如何辉煌,但现在,他们只是历史的弃儿,被坦克碾成尘埃。罗德里赫清楚,他没资格评论菲利克斯的人民。菲利克斯有勇气去反抗,而自己在德/国提出合并时,欣然接受,没有任何反抗。一个躲在一场糟糕婚姻帷幕后的懦夫,远远比不上一个采取行动抵抗侵略的勇者,尽管他的行动更像是以卵击石。
罗德里赫翻动着书桌上一本书的书页,纸张互相摩擦碰撞,发出“刷刷”声,左手敲击着实木的桌面,沉闷且毫无规律的“咚咚”声表明了罗德里赫的烦躁。他没去前线,他也没那个心情去前线,他不想亲自看看“坦克碾过曾经名震欧洲的波/兰骑兵”的景象,听到这种报道就够让人厌烦的了。虽然当年他和基尔伯特、斯捷潘亲手瓜分了波/兰的国土,现在却不忍心去看这个国家再一次被碾压,他不想亲眼看着辉煌变为尘埃。或许因为自己是被从王座上拽下来,狠狠摔在地上所以同病相怜?罗德里赫自嘲地笑笑。他已经在德/国家里待了很久都没出去透气了,在这所压抑的房子里,罗德里赫觉得自己正在缓慢地发霉,过不了几天或许就会由内而外地腐烂。即使这样也好过去找那个笨蛋先生。他合上书,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准备去花园转一转。
        基尔伯特现在坐在椅子上转圈圈,只是他的椅子并不是转椅,每一次转动椅子都会摩擦地板发出尖锐的声音,同时留下一道划痕。转了几圈后基尔伯特发现地板上已经全是划痕了。“啊…等west回来他会发现的,本大爷要想办法不让他发现,不然他又用胃痛脸看着我,而且还可能不给本大爷啤酒喝!”基尔伯特从椅子上弹起来,为了west的健康和啤酒,本大爷必须想办法掩盖!基尔伯特环视房间一周,发现了门口的地毯。原来这块地毯是放在椅子下面的,不过基尔伯特跟路德维希说椅子下面是地毯的话自己坐下的时候感觉像坐在棉花上一样,可能会掉下来。甚至反问路德维希说他忍心看着自己的兄长从椅子上掉下来摔断脊椎么?坚决要求把地毯换到别的地方去。路德维希知道以基尔伯特身经百战的身体绝不会因为从椅子上掉下来就摔断脊椎,他只是在找借口。为了缓解自己的胃痛,路德维希把地毯挪到了门口。基尔伯特结束回忆,动手把地毯从门口挪回了椅子下面,完美地遮住了地板上密集的划痕。“kesesesesese本大爷真是太帅了!”基尔伯特想起来还远在波/兰作战的路德维希,心里莫名地有点发堵。他绝对相信自己教出来的弟弟的战斗力,只是这场战争的目的让基尔伯特始终耿耿于怀。他确实希望有一天世界变成普鲁士的,那样可以算是实现老爹的心愿了,但在路德维希问他要不要去波/兰战场的时候,他不知为什么就拒绝了。罗德里赫搬进来那天跟他说的话他还记得。
       “你当年为了路德维希用剑指着我的时候是这么说的,甚至在面对弗朗西斯时也一样。”
       他在普奥战争时彻底失去了小少爷。尽管罗德里赫从来不是他的,他的心里还是感觉空了一块。每次他在自己家看到罗德里赫谦和有礼却疏离的样子,他都觉得那不是真正的小少爷。真正的罗德里赫阴冷麻木地靠在墙上,冲着他笑,眼里满是嘲讽。
       9月25日,德军开始向华/沙周围的要塞、据点及重要补给总心发起炮击,随后向华/沙发起攻击。第二天,德/国空军开始轰炸华/沙。
       罗德里赫看着报纸,手在颤抖。仅仅26天,德军已经开始进攻波/兰的心脏—华/沙。这个速度让罗德里赫震惊,如果说基尔伯特被人们评价为战场上迅猛的黑鹰,那么路德维希就像是闪电,直接劈开了波/兰的土地。他的弟弟远比他出色啊…罗德里赫放下报纸,手却依旧在抖,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震惊。他习惯性地抬头望向窗外,想看看阴云有没有散去。云层还是厚厚地堆叠在一起,翻涌出暗灰色的花纹。在云层稀薄的地方能隐约看见阳光,但罗德里赫觉得那阳光无比阴冷。他坐回到椅子上,余光瞟到了右边堆积的文件。他已经好久没处理公务了,每次他试图把手伸向那堆文件,他都能感觉到一股冰冷从指尖蔓延至全身,仿佛恶鬼在看着他。但环视周围却没有任何人影,抬头他仿佛看见一个跟自己一样的人,有点透明,盯着他,冷笑。
        9月27日,华/沙守军停止抵抗。9月28日,华/沙守军司令正式签署投降书。波/兰的心脏停止跳动,土地中涌动的血液干涸,血管干瘪开裂。
      1939年10月2日,波/兰进行抵抗的最后一个城市格/丁/尼/亚停止抵抗。这个国家又一次在战争的业火中失去了生命,历时仅1个月。
       基尔伯特在看到对波/兰的战争结束的报道时候觉得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他翻来覆去地确认报纸上的日期,每次的答案都是“10月2日”。最后他把报纸扔在桌子上,狠狠地揪着自己原本就凌乱的头发,嘴里喃喃着:“west怎么可能这么快,怎么可能。”最后他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顺了顺一头能让肥啾住下来的银发,打开房门朝罗德里赫的房间走去。
        罗德里赫正看着报纸发愣,门就被一脚踹开,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那个笨蛋先生干的。“下次麻烦您敲门,这是基本的礼貌。”罗德里赫放下报纸,把眼睛里的震惊压下去,“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小少爷你现在住在我家别那么多事。”基尔伯特想找一把椅子坐,但没看见,索性一屁股坐到了罗德里赫的桌子上,“你看见阿西的消息了吧,本大爷的弟弟是不是很棒?要是你教绝对不是这个样子…”
      “别忘了您在战场上忘我地打仗时,是我在照顾您那个亲爱的弟弟,他未成年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我来照顾教导的。”罗德里赫一句话把基尔伯特噎了回去,“这场战争速度确实很快,但是这是侵略战争,就算一天打完也掩盖不了它是一场恶行这个事实。就好像您当年抢走了我的西里西亚一样。”
       “我说过我们要创造一个新世界,”基尔伯特从桌子上滑下来,双手撑在桌面上直视罗德里赫的眼睛,“发动战争是你我都很擅长的事情不是么?本大爷不记得你当初这么在意善恶。等到新世界开始,罗德里赫你就不会那么看了。”
        “那我拭目以待。”
—tbc—

July
13
2015
评论
热度(19)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