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Against4

上完德语A1我在考虑要不要改个标题名。这章是我改得最多的一章了,然而还是感觉烂得要死,而且普爷都没出现【捂脸】大家凑活着看吧【溜走】
————————————————————
       罗德里赫已经把自己闷在宅子里一个月了,他觉得自己身上都是一股发霉的味道。在好几天的心理斗争后他终于拿起了桌子上的文件。打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张男性的面庞,应该还是个孩子,长相清秀。略微卷曲的柔软头发盖住了额头,只露出眉毛。眉毛的线条不像一般男孩子一样硬朗,拐角处很柔和,是漂亮的曲线。睫毛细密,下面是一双深邃的眼睛,黑白照片看不出眼睛的颜色。整张脸看上去略带阴柔之气,但看上去也会是女孩子喜欢的类型。罗德里赫不太明白孩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档案里,档案里都是重罪犯;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看罪犯档案,他又不是盖世太保,批阅罪犯档案不在他的工作范围内。档案里写着男孩叫佩纳亚敏,只有15岁,是犹太人。罪名是携带凶器闯入警察局并试图攻击警察和非法集会,处决日期是上星期二。
       罗德里赫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一个15岁的男孩携带武器进入警察局袭击警察还非法集会,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他瞥到档案上男孩曾就读的学校的地址,奇怪的是,上面没有他的家庭住址,但是罗德里赫没注意到。他拿起外套,决定去那所学校看看。
       柏林的秋风钻入了罗德里赫的衣领,让他打了个哆嗦。现在只有10月份,却让人感觉压抑得像寒冬。罗德里赫把衣领竖起来,他已经看见了那所学校的大门,今天是周末,学校里没什么人,只有守门的老人待在校门口狭小的屋子里。
       “您好,”罗德里赫敲了敲窗户,吸引了老人的注意力,“我来打听一个人。”老人并未开门,站在窗边警惕地盯着他。“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来打听一个人。”老人见罗德里赫穿着体面,看上去很文弱,也不像盖世太保,打开门让他进去了。
       “先生,您来找谁?”老人用沙哑的嗓音问。“您知道佩纳亚敏么?”罗德里赫递过去一张照片,上面是长相清秀的男孩。“他是犹太人。”老人坐回的椅子,指了指另一把旁边的椅子,“您应该明白我的意思,'那件事'之后,您应该知道犹太人是什么处境。”“我知道。但我还是想问问。”罗德里赫知道老人指的是“水晶之夜”。
       “那孩子很久以前退学了,因为某种原因。①”老人喝了一口酒,“原来在学院有不少女孩子追求他呢,长了一张漂亮的脸”老人笑了笑。“这是最后一罐啤酒了。”他晃了晃罐子,里面传来液体撞击罐壁的声音,“您是奥地利人?”老人抬起头,直视罗德里赫。“我是。您怎么…”“你的口音,”老人用那双满是时光留下的刻痕的眼睛盯着他,“很多人都听得出来。佩纳亚敏那天是去他另一个同学那里,也是犹太人。他带着美工刀,然后迷路了,误入了警察局。他的衣服上有那个标记-六芒星。”老人不再说话,低下头,“他们来了。”“什么?”罗德里赫并未得到回答,随后他听到的是鞋跟撞击地面的声音。
“埃德尔斯坦先生,贝什米特先生找您。”一名军官冷淡的声音出现在了房间里。“至于您,”他转向老人,“要跟我后面的人走一趟。”他后面站着两名盖世太保。
       “你们跟踪我?”罗德里赫推开椅子站起来,声调不由自主地提高。“您还是太年轻了,”老人开口了,“我发现他们了,但我还是决定让您进来,告诉您真相。”“为什么?”“您的眼睛,还有您的身份。”老人依旧很平静,“Alles Erdreich ist Österreich Untertan.②我曾经见过您,在我很小的时候。现在我们不需要这么宏伟的目标,我们只需要您拯救这个国家,我相信您可以做到。”老人最后换了口音,奥地利口音,跟罗德里赫一样。“快走!”两名盖世太保押着老人离开了。“您的问题我无权回答。”军官依旧是冷漠的声调,“请您快点回去。”
贝什米特宅
       “您疯了吗?”罗德里赫把档案尽可能轻地放在路德维希的桌子上,但还是发出不小的声音。
       路德维希抬头,拿起那份档案,“它不应该在你那里,”路德维希皱眉,“这种东西不在我们应该处理的范围内。那个军官应该是故意的,你去找那个人了?”
       “哪个人?”
       “那个老人,路德维希从抽屉里抽出一份档案,递给罗德里赫,“他有反政府倾向,曾经…”路德维希的眉毛拧得更紧了,“在公开场合宣扬德奥合并是完全错误的,只不过当局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些,所以没有抓他。真奇怪,那帮人应该是没有证据也能捏造一些作为抓人借口的。”
       罗德里赫接过档案,“他做得是对的,不过因为在这里所以被抓了。”
       “罗德里赫,别讽刺我了。而且提出合并的时候你可是欣然接受了。我猜他们肯定你这个软心肠会去那个男孩的学校看看,并且他们也清楚老人知道男孩被捕的真相。所以布了这么一个局,以制造更多的罪名抓他。”
       “你们疯了吗?陷害一个男孩,还颠倒黑白?”罗德里赫用手撑在路德维希的桌子上,他的脸逼近路德维希的脸,紧盯着路德维希蓝色的眼眸,希望看到愧疚或是自责,“而且盖世太保和你安排给我的那个军官怎么可能知道我一定会看到那个男孩的档案并且去那所学校?别告诉我这都是巧合。”
       “他们在那一页折了一个小角,理论上说打开文件应该就会翻到那页。”路德维希没有回避罗德里赫的视线,直视他紫色的眼睛,“罗德里赫,你也清楚现在我们上司的作风。更何况,为了国家中大多数人的利益,我们需要一小部分人做出牺牲,即使他们不愿意。这个可是你教我的。”路德维希把两份档案堆在一起,整齐地码好,“我叫你来是因为前几天你跟哥哥在为波兰战役的事情争吵。别忘了,你也曾经亲手毁了那个国家。你可以走了。”
       罗德里赫没有反驳,他没看到任何的愧疚或是自责。他把手从桌子上拿开,缓缓直起身,脸色有些苍白。“对了,”路德维希把门边的罗德里赫叫住,“那些文件你可以不处理,定期会有人去你的房间拿。”
       “我知道了。”罗德里赫反手叩上了房门,把声音切断在屋里。
       “那个军官不是我安排给你的。”这是房间里传出的最后一句话,但是罗德里赫没在意。他的脸色愈发苍白,脑子里只回荡着一句话:
“为了国家中大多数人的利益,我们需要一小部分人做出牺牲,即使他们不愿意。”
-tbc-
①在纳粹初期统治下的德国,有许多犹太少年和孩子被迫参加专门的学校,到后来甚至剥夺了他们上学的权利。第一次了解到这个,是在《安妮日记》里。
②“世界所有的土地都属于奥地利”这是哈布斯堡王朝的口号。现在奥地利人登上山顶后会喊它的缩写“Aeiou”。【吐槽一句,学完德语A1后发现这5个字母的念法根本不是英语那样,德语也不只这5个元音】
至于盖世太保我就不注释了,相信大家都懂。

August
06
2015
评论(4)
热度(22)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