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Gegenüber5

只是改了个标题,gegenüber的意思跟against差不多啦,就是改成了德语而已。如果打不出来ü叫against也没问题,反正都一样,我单纯地想换个德语标题。
这章有有名字的原创人物,是个正太。
普爷出现了。




过几天军训所以提前把这章写了。




看完别打我,虐虐更健康。————————————————————  




       罗德里赫尽力把那一段记忆抹去,让它藏在脑海深处,强迫自己忘记。许多个世纪过去了,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路德维希说出那句话时,本应被遗忘的往事强横地从记忆深处苏醒,伴随着海潮般涌来的自责与愧疚,仿佛要将他吞没。




         1276年,奥地利公国边境村庄




       年幼的罗德里赫望着远处的地平线,隐约能看见马蹄扬起的尘烟。他垂下眼帘,细密的睫毛遮住了那双漂亮的紫色眼睛发出的光芒。看来那个鲁道夫一世真的和奥托卡二世宣战了①。罗德里赫转身准备离开,他不想亲自观摩战争。




       “你好!你长得好漂亮!”一个声音响起,引得罗德里赫去寻找声音的来源。一个孩子,有一双漂亮的蓝色眼睛,棕褐色的头发有点乱糟糟的。“我叫卡尔,就住在这里,你呢?”




       “我叫罗德里赫,来自…”




       “啊!让我猜猜,你穿得这么好,应该是来自首邑--维也纳对不对?那里很漂亮吧?②”
       “是的,我也确实来自那里。”罗德里赫觉得这孩子有些聒噪,但也蛮可爱的。看上起只有9岁?




     “真好啊,来自那种大地方!不像我们这个小村庄,不过我们这里有这么一大片田野,”孩子用双臂比划了一个圆,“维也纳应该没有吧?我真希望有一天可以去那里看一看。想想那里到处都是跟你穿得一样好,长得一样漂亮的先生和小姐们就觉得很兴奋呢。你可以带我去么?”卡尔用那双湛蓝色的眸子看着罗德里赫,让人无法拒绝。




        “当然可以,”罗德里赫答应了下来,对于他来说,实现这个愿望轻而易举。“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你多大了。”




       “10岁!”孩子显得很神气,好像10岁的年龄对他来说是光荣的头衔。




       “你这么小,去维也纳要争得你妈妈的同意的。”罗德里赫笑笑。




       “你看上去也很小啊!跟我差不多大!”卡尔撅起嘴,有些不满别人说他小,“我已经是个大孩子了,我可以帮妈妈干很多事情的!妈妈一定会同意的!”




       “卡尔!”远处传来妇女的呼唤。应该是卡尔的妈妈吧,罗德里赫这么想。




       “啊!是妈妈叫我回去帮忙,我先走啦!”卡尔挥挥手,向罗德里赫告别,“明天早上在村口等我吧!记得带我去维也纳!”说完卡尔向一幢房子跑去,门前站着一位女士。




       罗德里赫还没来得及跟卡尔告别,就发现那孩子已经跑回家了。真是个可爱的孩子,罗德里赫这么想着,一边走向远处的树林,里面有自己给自己搭的简易帐篷。




       罗德里赫真希望他看到的都是他的噩梦,马上就可以醒来,重新看到那个洋溢着和平快乐的村子和那个蓝色眼睛棕褐色头发的孩子。只是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在提醒他,这一切都是真的。双方的军队在此交战,毁掉了这个小村庄。他看到远处走来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眼睛里跟自己一样,充盈着绝望与恐惧。




      “您好,”罗德里赫颤抖着走到老人面前,“您看见卡尔了么?”




       “卡尔?那个蓝色眼睛的孩子?”老人用沙哑的嗓音问。




        “…是的。”




        “他去圣母那里了。那么好的一个孩子…”老人似乎是在回答罗德里赫,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士兵冲进他们家,似乎要抢什么东西。孩子的爸爸不在,卡尔冲到他妈妈面前保护他,然后在冲突中被刺死了,跟他妈妈一起…”




       老人后来说了什么,罗德里赫都没有听,他脑海中一片空白。




       你什么都做不了不是么?你只能给一个孩子去维也纳看看这样的承诺,却无力实现不是么?
        “罗德里赫,你是国家,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你没必要这么自责,你还有千千万万的子民。
       “这是战争,总会有无辜的人牺牲。为了国家中大多数人的利益,我们需要一小部分人做出牺牲,即使他们不愿意。”这是后来,那个国王在维也纳完成凯旋式后跟他说的话③,在他看来这些都是借口,一个刽子手编织的蹩脚的谎话。但他没想到,日后的自己,也会冠冕堂皇的说出这种话,甚至把它们当做真理教给别的国家。
       我是国家啊,那为什么我连一个我国土上的孩子都保护不了?你们为什么那么冷漠?他只有10岁,因为可笑的战争死掉了啊,连“去维也纳看看”这个补偿都得不到。
       不管你长得多大,渡过了多少个世纪,你还是跟你小时候一样无力。你自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成熟去面对国民的死亡,能好好保护他们,可你根本做不到,你只是躲起来不去面对而已,你只是在逃避。你曾经傲视欧洲,你曾是风光无限的奥地利;你现在只是德国的“南方省”。但无论何时,你还是如你幼年时那般弱小,只是你拼命用表面的浮华去掩盖它。
       “不是的…”罗德里赫缩在客厅沙发角落,鞋在深色的皮子上踩出一个个印子,他用力向下扯着自己的头发,泪水溢出眼眶,“不是的,我明明…”
       明明很努力了对么?但你还是无能为力。你的努力只是让你知道,有很多事情即使努力也做不到。你的努力,只能换来你的国民一次又一次无谓的牺牲。
       不是这样的…罗德里赫把头深埋臂间,顶着膝盖,泪水滴在眼镜上,顺着眼镜流到衣服上,染出深色的印记。
        基尔伯特此时百无聊赖地坐在他的椅子上,转着一根钢笔。肥啾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窗外的云层依旧阴沉压抑,像是在酝酿着风暴。
       本大爷在这样下去会无聊至死的,有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干啊。他仰头想着,却什么都没想出来。算了,本大爷去找小少爷吧,让他弹钢琴,被他骂几句也无所谓,总比坐在这强。
        基尔伯特推开椅子,站起身,大步走向房门,然后一脚踹开可怜的木门。
        “kesesese小少爷来弹会儿钢琴给本大爷听啊!”基尔伯特走到客厅,发现沙发上罗德里赫蜷缩着。
        “大白天的睡觉很可耻的!”基尔伯特走近,准备把罗德里赫拎起来。然后他看见罗德里赫的肩膀起伏着,还能听见一些隐约的啜泣声。
       小少爷哭了?基尔伯特有点慌,他从来没见过小少爷哭。就算是普奥战争之后,也没见他掉眼泪,只是依旧用冷冷的目光看着他,甚至连怒气都没有。
       “嘿,罗德…”基尔伯特轻轻拍了拍罗德里赫的肩膀,尽可能用了他最温柔的声音,“你还好么?”
       罗德里赫抬起头,看了一眼基尔伯特,往旁边挪了挪,让出来一个人的位子,用眼神示意基尔伯特坐下,然后摘掉了眼镜。
       基尔伯特有点愣,刚才罗德里赫眼圈和鼻尖发红,令人沉醉的紫色眼睛里又闪着泪光,看着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停了。他僵硬地坐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
       罗德里赫往基尔伯特那边靠了靠,然后…揪住了他的衬衣,把头埋在他的胸口。
       小少爷这是什么意思?要我脱了衬衣还是干嘛?基尔伯特脑子里乱糟糟的,然后他感觉到胸口的衬衣湿了一片,粘在皮肤上。
       罗德里赫还在哭,但是没有了啜泣的声音,就是流眼泪,肩膀还是一动一动的,头顶上的玛丽亚采尔蹭得基尔伯特的下巴痒痒的,手还死死揪着他的衬衣,罗德里赫的膝盖顶着他的膝盖,依旧保持着蜷缩的姿势。
       小少爷真像一只小猫…基尔伯特手臂僵硬地揽住罗德里赫的肩,另一只手揉了揉他棕色的头发。鼻子嗅着发间的气味,有淡淡的香气。
       “本大爷在,没事了。”被喜欢的人依靠让基尔伯特有点不知所措,只能徒劳地揉揉罗德里赫的肩膀。罗德里赫一身骨头硌得他不太舒服,但他无暇顾及这些,只是心疼,小少爷又瘦了。
        沉默,只是偶尔能听见罗德里赫啜泣的声音,他还是没忍住,哭出了声。过了不知道多久,基尔伯特听见胸前传来模糊的带着哭腔的请求:
        “基尔伯特…别离开我。”
-tbc-
①12-13世纪,奥地利是霍亨斯陶芬王朝巴奔堡家族的一个独立公国。但是1246巴奔堡家族的最后一个成员“好斗者”腓特烈二世【←并不是亲父,只是撞名了】在匈牙利进行的一次边界冲突中身亡,巴奔堡家族断绝了爵位继承人。然后各个诸侯就开始抢少爷,最后波希米亚国王奥托卡二世抢到了少爷,引起了神圣罗马帝国中其他德意志诸侯及教皇的不满,于是当时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鲁道夫一世就以这个为理由去打奥托卡二世,夺取了奥地利公国。1276年战争正式开始。
②1137年,维也纳成为奥地利公国的首邑。
③鲁道夫一世完成讨伐后,在维也纳举行了凯旋式。

August
10
2015
评论(4)
热度(22)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