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Gegenüber-6

军训完回来整个人染上了5:30起床的强迫症…突然觉得一天好漫长,只能写文。
文风已经找不回来了别打我。
文章后半段有脏话请注意。
—————————————————————
       “嗯…”基尔伯特见罗德里赫情绪激动也不敢说些什么话,只能应和一声。他清楚,罗德里赫现在只是想找个人依靠一下,绝对不会是真正地喜欢他,需要他。就算坐在这里的是路德维希或是别的什么人,小少爷照样会揪着他们的衣服哭着请求不要离开他。
       你怎么可能喜欢我。从始至终,只有我一个人默默看着你和不同的人结婚。每一次你都光华烨然,俊美如斯,我只能送上假意的祝福,同时把我的感情埋在心底。我也只能在你悲伤的时候,给你一个任何人都可以给的拥抱。
       罗德里赫依心里有两个打不开的结:一个是卡尔的死,让他几百年都在困扰自责;一个就是对基尔伯特的爱恋,让他几百年挣扎痛苦。
       你不会喜欢我的。从始至终,只有我在婚礼上偷看着你坐在宴席上毫不在意。每一次我都期望牵起我的手的人是你,只是永远都不是你,我只能掩饰失望,装作幸福。我也只能用表面的华丽光鲜,掩盖内心的感情与痛苦。
       我到底能做些什么?
       卡尔,佩纳亚敏和那位老人的死,是因为战争,但你是国家,战争总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你为他们的死亡感到自责,那那些战士呢?你会不会太自私了?只是同情那些“弱者”的死亡,却不顾及那些为你而战的人?你会不会太虚伪了?
       不是…我…
       你怎么样?你有关心过那些人么?你在战场上指挥着他们冲锋时,有想过他们的家人的感受么?你同情的那些人,与你的战士、军人有何不同?你只会自责么?
       你不停地用自责来折磨自己,去愧疚,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这么弱小了。你继续自责,只会让你更加弱小,会有更多的人死去,你又会陷入自责。这是一个死循环啊罗德里赫,你没想过去打破它么?你现在像个小姑娘一样躲在暗恋的人怀里哭鼻子,这段时间里有更多的人因你而死。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懦弱?你可不可以站起来,借这场战争,让你的人民不再因为无意义的事情死掉,甚至得到你的爱人?
       “你经历过那些黑暗痛苦的日子,所以我相信你会永远让你的子民生活在开明和平的环境里。”
       罗德里赫抬起头,松开基尔伯特的衬衣,擦去眼角的泪水,戴上眼镜,站起身,直视着沙发上僵坐着的基尔伯特。
       “非常感谢,我现在好受一点了,只是…你的衬衣要不要换下来?当然是我给你洗。”罗德里赫尽力压住自己内心对基尔伯特怀抱的不舍,说出较为平静的话语。
       “啧…小少爷就是麻烦。”基尔伯特揉了揉自己本就乱七八糟的银发,对于罗德里赫客气的语气很不满,夹杂着长久以来压抑的爱恋和占有欲。基尔伯特站起身,“不用洗了,本大爷自己会洗。不过作为报答…”话还没说完他拉起罗德里赫的手,另一只手环上对方的腰,嘴唇凑到罗德里赫耳边,喷出湿热的气息,“你要答应本大爷一个要求。”
       为什么你不是我的?为什么你宁愿跟那些根本不爱你的人结婚,也不愿看我一眼?
       基尔伯特的占有欲开始膨胀,占据了整个心脏,完全取代了一开始被罗德里赫依靠时的不知所措。既然你都自己跑到本大爷怀里了,那我就没必要客气了对吧?
       罗德里赫感觉到自己耳朵的温度骤然上升,或许有点发红,他试图掰开基尔伯特环在自己腰上的手,不过都是徒劳。“大…大笨蛋先生你要干什么!松手!”罗德里赫拼命的挣扎,刚才没有止住眼泪又要溢出眼眶。
       这太羞耻了…罗德里赫还没反应过来就又被按倒在了沙发上。他蹬着双腿想把基尔伯特踹下去,只是踹了两下就又被基尔伯特的膝盖死死压住了。“基尔伯特你这个笨蛋先生!你在这里做这种事会被别人看见的,放开我!”
       “也对。”基尔伯特起身,松开了罗德里赫。
       “看来你的大脑还没有罢工…放开我!”罗德里赫刚缓了一口气就又被基尔伯特横抱起来,向着卧室走过去。
       基尔伯特选择无视了怀里人的挣扎和抗议,踹开自己卧室的门后,把罗德里赫扔到了床上,然后带上了门。
       “你的要求到底是什么?”罗德里赫往床的角落里缩,试图躲开现在看上去有些疯狂的基尔伯特。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基尔伯特把还没躲开的罗德里赫压倒,堵上了他的嘴,灌注着疯狂的占有欲。舌头仔细地舔舐着罗德里赫的嘴唇,试图撬开一个缝隙。他吮吸着罗德里赫的唇瓣,捎带着他嘴里为数不多的空气。
       罗德里赫感觉自己要窒息了,空气正在被疯狂地掠夺,他不得不张开嘴,试图吸进一些新鲜的氧气。只是进入口腔内的并不是甜美的空气,而是来自另一方野蛮的侵略。
       基尔伯特的舌头敏锐的找到了罗德里赫唇间的缝隙,撬开唇瓣伸进去搅动着原本的宿主,在口腔狭小的空间内宣告自己的占有权。
罗德里赫的舌头为了夺取空间被逼着回应,但是似乎进一步挑起了对方的占有欲,唇上的力道加重,口腔内的搅动更加肆意。
       不要…罗德里赫的眼角溢出泪水,他感觉到基尔伯特的手滑过他的脖颈,解开了他衬衣的前三颗扣子。
       罗德里赫去推基尔伯特的肩膀,但因缺氧手臂瘫软使不上劲,此时的拒绝更像是暧昧的邀请。
       基尔伯特的舌头在罗德里赫的嘴里又肆意搅动了一番后才停下,抽出。满意地看着罗德里赫因缺氧满面潮红,大口大口地喘息,紫色的眼眸里全是掩饰不住的情欲。“kesesesese小少爷你知道你现在有多诱人么?”基尔伯特拉起罗德里赫的右手,仔细地亲吻着每一个指节。欣赏着因扣子被解开而暴露出的白皙肌肤。“现在阿西应该不会来打扰我们的,不过本大爷的要求可不是要你陪我睡。”
       罗德里赫大脑本来就因缺氧而不清醒,现在更是混乱。“你说什么?”
       “本大爷说本大爷的要求不是让你陪我睡。”
       “那你想要干什么?”罗德里赫拉紧衣服,坐起来,显得有些生气。
       “本大爷想让你成为我的所有物。”基尔伯特右手抚上罗德里赫的脸颊,细细摩挲着那颗勾人的美人痣。
       “您在开玩笑么?我们是国家,不可能属于任何人。”罗德里赫扣上那三颗扣子,准备下床,“我不想陪您玩无聊的游戏。”
       “那你跟那么多人结婚算是什么?你这个肮脏下贱的婊子。”

-tbc-

August
21
2015
评论(7)
热度(15)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