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Gegenüber-8

这章写的最认真了,但是感觉还是没写得很好。
家暴组出没注意,因为不太熟悉北/欧的性格,可能有点崩,见谅
看完别打我【顶锅跑走】
—————————————————————
       基尔伯特的手僵在半空,明明自己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词语却堵在嗓子里,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过了很久,他听见自己干涩的声音响起:“阿西让你准备一下,下一场战役快要开始了。”
       罗德里赫点了一下头,起身离开客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基尔伯特的手依旧僵着,过了很久,他抓住一团空气,像是握住一只手,手臂拉回,他怔怔地看着半握的手掌,最后还是展开手掌,放下小臂,转身回房。

       1940年4月9日,丹/麦,哥/本/哈/根
       “啊啊啊…”丁马克死命揪着自己的头发,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什么'接受德/国的保护',根本就是胡扯!这种借口也就只有那帮脑袋里塞满香肠的德国人想的出来!啊啊啊,怎么办啊…”
       “他们只给了1个小时的时间答复,你无意义的叫喊已经耗掉了40分钟。”丹/麦国王无奈地看着抓狂的丁马克,“我们没有实力抵抗德国。你看看波/兰的下场就知道了。”
       “难道我们要屈服于那对只吃土豆和香肠的兄弟么?这完全不是北/欧的大哥该有的作风!这根本不是一个领导者该有的样子!”丁马克眼里全是不甘。
       “我们没有办法。现在整个斯/堪/的/纳/维/亚,芬/兰在1个月前输掉了与苏/联的战役;英/国开始威胁挪/威的中立地位①,挪/威境内的纳粹党②也蠢蠢欲动;或许瑞/典是唯一可以置身事外的人。丁马克,我知道你心有不甘,但是我们没有能力去抵抗。我们不能让人民的血,为了无意义的抵抗而流。”
       “可是…”
       “别说了,下去传达我的指令。丹/麦全境…不许抵抗。”国王的眼里透着深深的无奈,和如洪水般涌出的…哀伤。
       “…是。”丁马克觉得春天原来那么冷,冷得心都死了。

       1940年4月9日凌晨4点20分,德/国使节向丹/麦政府递交最后通牒,要求丹/麦接受“德/国的保护”,期限一小时内回答。早上5点20分,德军入侵丹/麦,丹/麦国王命令部队不许抵抗。与此同时,相同内容的最后通牒被递交给挪/威政府。4小时后,德军占领丹/麦全境。

       1940年4月9日上午10点,丹/麦,哥/本/哈/根
       基尔伯特一走进房间就看见了丁马克,后者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窗外。丁马克看着德军在街道上行进,如流水般涌入自己的国家,心如死灰。窗外的天空灰暗浓稠,云层厚重得快要压到人的头顶上。虽然已是春天,但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压抑,毫无生气。丁马克的瞳孔倒映着这一切,黯淡无光,眼底透出深深的绝望和哀伤,仿佛海潮般涌出,要将他吞没。
       “十分感谢你们采取的不抵抗政策,”基尔伯特念着让他感觉十分别扭的套话,他也不知道丁马克有没有在听,“接下来我们会保护你们,剩下的事宜会有人来给你详解。”
       丁马克没有理睬基尔伯特,依旧盯着窗外。没有往日的大大咧咧和随性,基尔伯特觉得现在的丁马克就是一尊雕塑,苍凉得可怕。他把文件放在身旁的圆桌上,转身离去。快出门时他回头看了一眼,丁马克一动不动,像是冻住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我们已经开始对挪/威的行动了,鉴于你们两个的关系,我通知你一下。”
       丁马克还是没动,基尔伯特转回头,出门前瞥见丁马克动了动嘴唇:
       “诺子…”
       基尔伯特带着他那帮人走后,丁马克眼神空洞地望着外面,喉咙里传出的声音沙哑悲戚:“诺子…撑住啊…对不起,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勇敢…”最后的道歉带着哭腔,一滴眼泪顺着脸庞流下,滑到唇边。丁马克在大家都离开的时候③也没哭,他第一次知道眼泪可以这么苦。

       1940年4月9日早上5点25分,挪/威,奥/斯/陆
       “开什么玩笑?我们怎么可能接受所谓的保护?”挪/威的上司在收到最后通牒时轻蔑地笑了,把那张纸丢到地上,“昨天晚上偷袭首都④的账还没跟你们算完呢。”上司看着诺威走进房间,说:“诺威,我们要再一次陷入战争了。”
       “既然他们不尊重我们的中立立场,我们不需要客气。”诺威面无表情,语气平淡,身上已然着好戎装。
       “告诉那帮德/国佬,我们决不屈服!”
       “是。”

       1940年4月9日早上5点50分,德/军在挪/威主要港口登陆,同时派出飞机从空中压向挪/威。
       中午,约5个连的德/国空降兵在奥/斯/陆附近的福/纳/步机场着陆,在吉斯林“第五纵队”的配合下占领了奥/斯/陆。挪/威政府、王室和议会议员带着23辆车撤往奥/斯/陆北部的哈/马/尔。

       挪/威,奥/斯/陆以北50英里
       “嗯?追上来了?”诺威放下望远镜,拿起身旁的狙击枪。他没在车上,他跟他的军人们在一起。“准备好了么?”他依旧是平淡的语气,眼瞳里透着寒光。
       “准备好了!”无线电对讲机里传来响亮的吼声,夹杂着上膛声。
       “开始反击。”毫无起伏的语调,坚定的声音。
       “啧…”诺威换下不知道是第几个空弹夹,再度将枪填满子弹。他是狙击手,他隐蔽得很好,没有暴露在德军的视线里。德/国的士兵被一个看不见的鬼魅的枪口锁定,接着一个个失去生命。“看起来你是头子啊。”诺威将准星固定在一名上尉身上,“最后给你几秒时间祈祷吧。啊,我忘了你听不见,那么抱歉,再见了。”他扣下扳机,子弹出膛,在目标身上炸开一朵血花。“啧…该死的,偏了一点。”诺威不满地嘟囔了一句,掉转枪口把一枚子弹送进了另一名德/国兵的脑袋里。
       “准备前往哈/马/尔。那帮德/国兵已经开始撤退了。继续抵抗,直到他们全部撤走。”诺威面无表情地对着对讲机吐出命令。

       1940年4月9日中午,德军上尉斯比勒率领2个连的伞兵追击车队,遭到顽强抵抗,斯比勒身受重伤,退回奥/斯/陆。同一天,英/国舰队与空军在卑/尔/根与纳/尔/维/克发动攻击,重创德军。
       1940年5月10日,德军开始进攻荷/兰比/利/时,6月初,西线战局急剧恶化,英法联军被迫撤离挪威。
       1940年6月7日,挪/威国王和政府流亡伦/敦。3天后,德军占领挪/威全境。

       1940年6月11日,挪/威,奥/斯/陆
       罗德里赫对于挪/威一点也不熟悉,他被派到这个战场基本就是摆设,他的日常活动就是在指挥部喝咖啡,听汇报。6月10号那天他看见了诺威,诺威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今天罗德里赫来正式交接工作。
       “你的国王和政府已经流亡,现在吉斯林会重新组阁。”罗德里赫走到这个陌生的青年面前,递过去一份文件,“希望你能听从我们的安排。”
       “我们?罗德里赫先生,谁是'我们'?”诺威抬起头,用那双蓝紫色的眼睛盯着罗德里赫,上前逼近他的脸,“您这么快就认为自己和那群混账是一类人了啊。”
       “我…”
       “您不用急着辩白,您确实是受害者,但您也是帮凶。”诺威的语气里少见的有了情感,是愤怒,但依旧是平静的语调,“我不会屈服,我的人民更不会。就算你们有吉斯林那种败类,也无法真正控制挪/威。”毫无起伏的音线让罗德里赫听不出什么情感,连上一句的愤怒都不见了。但是诺威每吐出一个词都像是钉子凿进地面,坚定有力。诺威抢过罗德里赫手里的文件,扔在地上。“您以前靠着联姻强大起来我并不反对,毕竟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生存方式。”诺威的声音冷冰冰的,掺杂着不屑与刻骨的嘲讽,“但是我没想到,您居然不分是非黑白。甚至与这帮侵略迫害无辜的国家与平民的国家狼狈为奸。”诺威平时比较寡言,这次少见地说了很多。
       “…”
       诺威依旧盯着罗德里赫,两个人眼瞳的颜色很相似,只不过诺威的瞳色偏蓝。罗德里赫想起来挪/威国旗的样子,蓝色是挪/威海域的颜色,纯净却寒冷。两个人眼睛后的情感完全不同,一个是坚毅;一个是愧疚。两个人都没有动,都没有弯下腰捡文件。诺威不想在懦夫面前弯腰,罗德里赫不想在战败国面前弯腰。一个维护着自己民族的尊严,一个维护着自己可笑的面子。两人僵持着,连身后的卫兵都不敢动一下。
       民族的尊严和可笑的面子哪个会撑到最后?答案显而易见。
       最后,罗德里赫示意身后的一名卫兵把文件捡起来,双手递给诺威。诺威接过它,转身走了。不是一条路上的人,没什么好说的。
       走了几步,诺威停下来,他想问问丁马克的情况,但是他选择了沉默,没有转身。丁马克放弃抵抗就注定他不是原来那个“北/欧王者”了。
你选择委曲求全,我选择抗争到底。在一条直线上,你向东,我向西,你我只会越走越远。以后,我们形同陌路。
       半晌,走廊里传来他平淡的声音:
       “我很好奇,您还是原来那个奥/地/利么?”
-tbc-
①为了截断德国从瑞典获得铁砂矿的运输线,英国于1939年9月19日通过当时为海军大臣丘吉尔的方案,决定在挪威领海内布雷。1940年1月6日,英国政府向挪威政府宣称,英国舰队将不允许德国商船利用挪威海域。
②1939年12月16日挪威纳粹党党魁、国防部长吉斯林访问柏林并向希特勒报告说英国政府将在挪威政府的默许下占领挪威。吉斯林向希特勒请求提供军事及经济援助,以便他发动政变,推翻挪威政府,从而使德国保护挪威,阻止英国的入侵。
③1524年,瑞典退出卡尔马联盟(那时芬兰还是瑞典的领土);1814年,挪威被瑞典割让。
④1940年4月8日晚,德国舰队原计划当夜抵达奥斯陆。但是在50英里长的奥斯陆峡湾入口遭到了挪威布雷舰“奥拉夫•特里格佛逊”号的拦截,1艘德国鱼雷艇被击沉,轻巡洋舰“埃姆登”号被击伤。接着在奥斯陆以南约15英里的地方,德国崭新的“布吕歇尔”号重巡洋舰中弹起火,引爆舰上弹药,船身碎裂沉没,损失1600名官兵。舰队司令奥斯卡•孔末茨海军少将落水后被俘。【感觉这一段里面的诺子好帅,然而自己不会写海战,就没写】

August
26
2015
评论
热度(23)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