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雨声

看着大家都在写甜文我表示很不开心…就诞生了这个小短篇。
子独好可爱,好想养一只///////但是想到长大了变成肌肉男感觉还是不怎么开心…
—————————————————————
       “这些就够了,谢谢。再见。”罗德里赫抱着装满食材的纸袋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灰蓝色的天空渐渐被云层铺满,变成浅灰色,云层间重叠阴暗的地方翻涌出暗灰色的花纹镶嵌在整块云幕上。
       “嗯?”罗德里赫感觉有雨滴砸在头顶,抬头一望正好一颗雨珠砸在镜片上。过了一会儿雨就噼里啪啦地砸在罗德里赫的眼镜上。
       “唔…好冷。”一滴雨顺着罗德里赫的衬衣领滑入颈窝,让他打了个寒颤。他把风衣裹紧,里面是那个食品袋子。不停地有雨滴砸在他的镜片上,模糊了视线。还好这条路罗德里赫总是走,闭着眼睛他或许都不会迷路。
       “我回来了。”罗德里赫打开门,发梢和风衣都在淌水,他把袋子从衣服里掏出来,放在鞋柜上。虚弱地靠在门框上将靴子踢掉,换上拖鞋。然后捡起靴子拎在右手,左手抱起还算干燥的袋子向客厅走过去。身上淌下的水在地板上留下一行发亮的水渍。
       “回来了啊?”基尔伯特抬头就看见湿淋淋的罗德里赫,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小少爷你没带伞么?都湿透了!”
       “谁说湿透了…”罗德里赫把靴子放在阳台玻璃门后的烘干机旁,脱掉了浸透雨水的风衣搭在靴子上,露出里面略微沾湿的衬衣,“你看衬衣还是干…干的。”罗德里赫吸吸鼻子,自己好像感冒了。“东西都买好了,待会儿…我去做饭。”
       “小少爷你把衣服都脱了!”基尔伯特像只炸毛的狮子,冲到罗德里赫身边就开始扒他的衣服。
       “你你你你你干嘛!笨蛋先生住手!”罗德里赫把袋子紧紧抱在胸前试图阻止基尔伯特扒掉他的衬衣。但是他的皮带已经被解开了。“你住手我自己会脱!”罗德里赫把袋子砸在基尔伯特脸上,后者成功地撞在了阳台的玻璃门上。
       罗德里赫把皮带胡乱扣上,瞪着基尔伯特,脸抑制不住地红了。
       “害羞什么本大爷又不是没脱过你的衣服…”基尔伯特把袋子从脸上扒下来,丢在地上,“你不脱衣服感冒了还不是要本大爷照顾你。”基尔伯特走回沙发把小路德抱起来,揉了揉他的金发。“阿西先回房间,你帅气的哥哥要跟小少爷说点事情。”
       “哥哥你刚才说的话太失礼了,”小路德从基尔伯特的怀抱滑到地上,“罗德里赫先生的脸都红了。”说完他嫌弃地看了基尔伯特一眼,抱起沙发上的《哲学概论》摇摇晃晃地走回自己的房间,小脸上还是一副严肃的表情。
       “小少爷~”基尔伯特不怀好意地转回身,看着脸红透的罗德里赫,走过去揽住了他的腰。
       “大笨蛋先生你干嘛啊,你贴这么近你也会湿的!”罗德里赫这下更是脸红透到了耳根,仿佛能滴出血来。
       “湿了大不了本大爷跟你一起洗。”基尔伯特毛茸茸的脑袋在罗德里赫的脖子上蹭来蹭去,呼出的热气喷在细嫩的皮肤上。“都住在一起了还怕什么。”基尔伯特的左手探下去撩开衬衣下摆,轻轻抚摸着罗德里赫平坦的小腹。抬头用鼻尖蹭着罗德里赫的耳后,头发上滴下的水滴在他的鼻尖上,他歪头把水珠摁破在罗德里赫的耳朵上。又向下蹭了蹭他的颌骨,伸出舌头舔去了罗德里赫下巴上的水珠,满意地听到了他的轻喘。然后低头啃了啃细嫩的脖颈,留下几个红色的吻痕。“所以快点去洗澡,本大爷可不想让小少爷感冒。”右手还是没松开,左手更是得寸进尺地顺着腹线探到了裤子里,抚摸着罗德里赫肌肉紧实的胯骨。
       “唔…”罗德里赫想把基尔伯特的手掰开,只是身子在抚摸下不住地颤抖,手臂使不上劲。
       基尔伯特把左手从裤子里抽出来,捏住罗德里赫的下巴,让恋人扭头望着自己,然后吻上了他被雨水洗过的嘴唇,轻轻吮吸着。
       “所以说快点去啦。”基尔伯特松开罗德里赫,把他往浴室那边推,“洗完去卧室找本大爷~”后面那个拖长的尾音让罗德里赫觉得基尔伯特的欠揍指数又升高了。
       “唔…基尔?”罗德里赫洗完后搭了一件浴衣在身上,随意地打了一个结。白皙的脖颈和明晰的锁骨暴露在衣领外,上面还沾着水珠。他走到床边,看着凌乱的被子发愣。“要我来找他自己人却不见了…”罗德里赫转身打算离开,却被一双手捂住嘴巴按在了床上。熟悉的声音和笑声在耳边出现:
       “kesesesese小少爷还真是饥渴,这么快就跑过来了,衣服的结还一拽就松了。”
       雨还在下,雨珠砸在玻璃窗上随机碎裂,淌下去划出一道曲折的水痕。小路德不耐烦地合上书,听着隔壁传来罗德里赫的呻吟,混杂着哥哥意味不明的话语和笑声,小脸上出现了不满的情绪,嘟囔着:
       “哥哥真是的,每次都让罗德先生这么累。晚饭看来又要吃哥哥做的土豆泥和香肠了,我想吃罗德先生做的蛋糕QAQ”
-The end-

August
27
2015
评论(7)
热度(24)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