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30fo福利③-果然孩子们还是要一起玩

这算是30fo福利的最后一篇了,在开学忙起来前总算是赶完了。希望大家会喜欢。
是②的续作。
开头算是肉么?如果被屏蔽了那就是…
文章完了我会有一个类似于公告的东西吧,不看也可以。
—————————————————————
       “痛…轻…轻点…嗯…啊…”
       “是谁说饿了3个月要我好好对待的?”
       “…继…继续吧…唔…啊…”
       罗德里赫趴在基尔伯特胸口,感受着恋人的心跳。“…我到现在…下面还在…还在疼…”他换了一个舒服一点的姿势蜷缩着,银色的月光打在他光洁的背上,覆上一层轻纱。脸上潮红未褪,腿间的黏液还在向下滑动,它们似乎想裹住罗德里赫大腿的内侧。“下次…下次你轻一点…我才会…好好配合你啊。”呼出的气息还带着甜腻的气味,打在基尔伯特的胸口上,痒痒的。紫色的眼睛湿漉漉的,情欲在眼里涌动。双腿想要合拢,但触碰到黏液时的滑腻感让罗德里赫很不舒服,双腿摩擦想要让黏液剥落,但是似乎更促进了它们的滑动,刺激了后面的黏液涌出。“呜…太多了…”罗德里赫伸手试图抹掉它们,黏液很快转移目标,涂满了他的手掌。
       “喂。”基尔伯特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样子觉得好笑,翻身又把罗德里赫压在身下,“明明是你刚才要本大爷多做几次,现在是什么反应啊?”他伸手在罗德里赫大腿上轻轻掐了一下,换来后者轻微的呻吟。“嫌东西多的话就别让本大爷做那么多次啊。你在这种事情上也是个麻烦的少爷呢。”
       “太多了不舒服,你又不肯帮我洗…”罗德里赫把手上的东西抹到床单上,把手臂搭在基尔伯特肩上,“现在几点了?我是不是该回去了?”
“还早。”基尔伯特吻了吻罗德里赫嫣红的嘴唇,耐心地帮他舔尽了嘴边溢出的唾液。“还要么?”
       “再等等,我…我歇一会。”罗德里赫任由基尔伯特压着他,嗅着恋人发间的味道。啤酒的香气混合着一股淡淡烟熏的烟熏味与罗德里赫身上咖啡、面粉、奶油、水果和蜂蜜的香气纠缠在一起。
       他吻上基尔伯特的嘴唇,啤酒的味道充盈口腔。
       “继续吧。”
       “呼…”罗德里赫用毛巾擦着头发,从浴缸里走出,水珠从发梢滴下,滚过光洁白皙的皮肤,顺着肌肉与骨头的线条划出发亮的曲线。
       “这些痕迹又要好几天才能消失…”罗德里赫看着自己身上散落的或红或青的吻痕和揉捏留下的印记,披上新的睡衣回到孩子们的房间,躺在两个小家伙旁边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
       “呜哇哇哇哇哇,为什么…为什么我跟这个金毛睡在一起啊…这…这一点都不艺术!”
基尔伯特早上被一阵哭声吵醒,听了一阵才知道哭的是小库格,金毛指的是他的弟弟。“本大爷的弟弟怎么就成金毛了…他哪有那么壮实…”
       “库格不哭,不哭了啊。”罗德里赫抱着小库格,试图去摸掉他脸上的眼泪,手却被一巴掌打了回去。
       “呜哇哇哇哇,今天我只要哥哥跟我睡,让那个金毛…那个金毛…陷入没有艺术的地狱里去睡吧!呜呜呜…”小库格哭得鼻子眼眶通红,紫色的大眼睛里全是泪水,脸上也全是泪珠,他自己抹着小脸,拒绝了罗德里赫的好意。
       小路德坐在床上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夜之间从“路德哥哥”变成了“金毛”,又被诅咒下地狱。不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罗德先生睡在最右边没有睡在他跟库格之间么。小路德晃晃悠悠的下床,拖着比他还长的睡袍,踩着“啪嗒啪嗒”的步子跑向基尔伯特的房间。
       “阿西怎么了?”基尔伯特一把抱起小路德,捏捏他的鼻子,“你不会也要哭吧?”
       “才不是呢,哥哥真不正经,难怪罗德先生这几个月不跟你睡。”
       “卧槽弗朗西斯教你什么了?!”
       “哥哥,爆粗口是不对的。”小路德的眉毛皱成一团,摆出一副说教的样子,“罗德先生说过他最讨厌不正经的人了,这几个月又不跟你睡,所以我觉得这是因果关系。”
       什么因果关系,还不是因为你们两个小家伙罗德才不跟我睡…昨天晚上他采取了小少爷的建议,结果今天小艺术家就开始哭,看来又要很长很长时间碰不到罗德了。
       “不哭啊,哥哥给你做蛋糕吃好不好?”罗德里赫见小库格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试图用蛋糕哄哄他。
       “呜呜呜呜呜…你把那个金毛切片了放在蛋糕上我就吃…那样才艺术…呜呜呜…”小库格索性一甩手不抹眼泪,就任由眼泪在脸上肆意流淌。哭了太长时间他的嗓子都哑了。
       你再怎么不高兴也不能把你路德哥哥切片了做蛋糕…我也下不去手啊…罗德里赫此时跟基尔伯特的心情完全一样,真不知道孩子们从哪学的这些东西。
       “本大爷想到了,我们去找弗朗吉他们吧,让四个小家伙玩一玩没准就好了。”基尔伯特把小路德放到地上,“阿西去换衣服,我们去找阿尔和马修玩。小库格你也是,别哭了,带你去见新朋友。”
       小库格停止流眼泪,抽抽鼻子,眨巴眨巴他的大眼睛,嗓音带点哑地问:“新朋友艺术吗?”
       “很艺术哟,一个偶尔看不见一个分不清好吃的和不好吃的。”罗德把小库格也放到地上,“去换衣服吧,顺带洗把脸。”
       “既然哥哥都这么说了我就去。”小库格把脸上的眼泪抹干净,“哭着去见新朋友一点都不艺术。”
       弗朗西斯家
       “小马修哥哥我太爱你了。”弗朗西斯举着马修转圈圈,然后猛亲了几口。
       要是依照亚瑟的傲娇,弗朗西斯估计在基尔伯特家住上一个月都回不去。但是昨天他用了不到一个晚上就回家了,全靠马修的功劳。
       昨天晚饭后
       “亚瑟先生,”小马修一手抱着熊二郎,一手扯扯亚瑟的裤脚。
       “什么事啊,小马修?”亚瑟蹲下来,帮马修把呆毛整了整,“肚子还疼么?”
       “不疼了。”马修抬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亚瑟祖母绿一般的眼睛,“我想吃马卡龙。”
       “可是亚瑟先生不会做啊,以后再吃好不好?”
       “马修现在就想吃。”小马修委屈地抱紧怀里的熊二郎,“熊吉先生也想吃。”
       “你谁啊?但是熊二郎确实想吃马卡龙。”熊二郎抬头望望抱着他的主人,伸出爪子晃了晃。
       “加/拿/大啦。”小马修依旧是很委屈的样子,“亚瑟先生可以叫弗朗先生来做啊。”
       “可是…”
       “亚瑟先生是不是不喜欢马修了?”小马修眼睛里水汽朦胧,然后眼泪就一滴滴滚出了眼眶,“是不是…是不是亚瑟先生更喜欢阿尔,不…不喜欢马修。阿尔想吃什么亚…亚瑟先生都会给他做,可是…可是马修想吃什么亚瑟先生就…就不给马修吃…”小马修紫色的大眼睛在眼泪里浸润着分外可怜,连熊二郎都配合着努力做出委屈的样子。
       “啊啊啊马修不哭不哭,亚瑟先生跟喜欢阿尔一样喜欢马修。”亚瑟看见马修哭了一下子就傻了。马修平时安安静静的、乖乖的,很少有情绪激动的时候。“亚瑟先生给弗朗先生打电话叫他回来好不好?”
       “嗯…”小马修抽抽鼻子。弗朗先生,马修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回来要给我做马卡龙吃哦。
       亚瑟极不情愿地给弗朗西斯打了电话:“红酒混蛋你赶紧回来,马修哭着要吃你做的马卡龙。记住要不是马修我才不会让你回来呢baka!”说完不等弗朗西斯回复就挂了电话。
       现在
       “马修以后你要吃多少马卡龙哥哥我都给你做。”弗朗西斯把马修抱在怀里亲了又亲,高兴得快飞了。
       “弗朗先生你的胡子有点扎,还有你抱得太紧熊吉要喘不过气了。”小马修被亲的睁不开眼,熊二郎更是努力想要挣脱却以失败告终。
       “叮咚”门铃响了。
       “红酒混蛋快去开门啦,我在给阿尔洗脸!”亚瑟的声音从浴室传来,“阿尔牙膏不能吃!也不许往我身上挤!”
       “谁来到哥哥我美丽的家了~”弗朗西斯放开小马修去开门,“啊呀,是小基尔还有罗德。小路德和小库格也来了?”
       “弗朗先生你好。”小路德绷着脸问了好,“哥哥让我和小库格…”
       “你这只不艺术的金毛不许叫我小库格!”小库格打断了小路德的话,“只有哥哥可以这么叫!”
       “…哥哥让我跟罗德先生的弟弟来找马修和阿尔玩。”
       “路德你好啊。”小马修抱着熊二郎朝基尔伯特一家走过来,给了小库格一个很温暖的笑,“我叫马修,你叫什么名字?”
       “…库格。”小库格躲到罗德里赫的腿后面,有些怕生。
       “库格我们一起玩好么?”小马修伸出手发出邀请。熊二郎也伸出一只爪子:“我是熊二郎,库格你好。”
       “你有一个很艺术的小熊朋友!”小库格从罗德里赫腿后蹦出来,一只手握住马修的手另一只手握住了熊二郎的爪子。
       “诶?是夸奖么?”马修低下头,看着熊二郎,“熊吉你被夸奖了哦。”
       “我们的眼睛颜色一样!很艺术!”小库格立马就兴奋起来了,围着马修转来转去,“你也有呆毛!”小库格兴奋得蹦起来:“这是艺术啊!”
       “看来小库格会跟小马修相处得很好。”罗德里赫放心地笑了笑,“路德你去找阿尔吧。”
       小路德低头看看他的方头小皮鞋,左脚尖碰碰右脚尖,右脚尖碰碰左脚尖,深吸一口气,昂起小脸挤出一个字:“好。”
       “哥哥,有客人来了?”小阿尔从浴室里跑出来,头上的呆毛随着跑步的节奏一颤一颤的。“啊!是路德!还有一个…你叫什么名字?”
       “库格!”小库格回答完阿尔的问题就继续跟熊二郎和马修玩“是艺术哟”的游戏,不时地拉着熊二郎转个圈。小阿尔完全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小阿尔倒也不在意,跑到路德身边,拉起他的手就跑。“来,路德,我带你去看新的hero动画片!待会儿我们要比赛吃汉堡包哦!”
       小路德的脸上出现了熟悉的胃疼的表情。
       夜,基尔伯特家
       两个孩子都洗漱完毕准备睡觉了。鉴于小库格坚持不跟小路德睡,小路德跟他哥哥去睡客房了。
       “小库格,”罗德里赫搂着弟弟躺在床上,“能告诉哥哥你为什么不想跟小路德一起睡呢?”
       “因为弗朗先生跟我说…说…”小库格脸有点红,别开脸眼睛望向别处。
       “跟你说什么了?”
       “说跟那个金毛一起睡的话,就会像哥哥你和基尔哥哥那样,就必须结婚。我不想跟那个金毛结婚,一点都不艺术!”
       弗朗西斯都教了你什么…罗德里赫在心里默默决定要弗朗西斯好看。
       听墙角的基尔伯特整张脸都在抽搐。什么叫像本大爷和小少爷那样一点都不艺术,明明本大爷对小少爷很好!我们俩相处得很愉快!弗朗鸡你死定了!
       罗德里赫和基尔伯特难得地想到一起去了。
       果然跟哥哥睡觉才艺术,我长大要跟哥哥这样的人结婚。
-the end-
这里就是我的公告啦:
因为开学新高一,我们学校又有很多事情。例如选修课、走班制度、运动会、志愿活动、社团招新和学生会招新等等,我会忙成狗…
周末我还有德语课,六日都是下午3点半上到晚上9点。虽然说我们学校作业不是很多,但是也没准会有其他事情挤占原本就不多的周末时间。
所以以后Gegenüber会更得慢一些,月更我也不太敢跟大家保证,再加上我自己经常强迫症要改好多东西,更的速度就拖得更厉害orz…很可能会当一段时间的失踪人口,不过等11月德语课结课和期中考试结束我就可以更的快一些了。希望大家见谅。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铭笛会努力做得更好的!

September
07
2015
评论(4)
热度(29)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