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白

还是没憋住写了一个小短篇。
因为学校的事情太多我把德语课退了,一周一章《动物庄园》英文版学校也是…
依旧是普奥同居已经结婚设定
—————————————————————
       早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房间,在地板上留下一道明亮的直线。空气中浮动着细小的尘埃,旋转、攀升、降落。
       “小少爷,赖床不是好习惯。”
       你睁开眼睛,紫色的眼眸下一片深潭,毫无涟漪。站起来拉开窗帘,阳光倾泻在你身上,明晃晃,睁不开眼。
       转过身去,阳光打在背上,温度如同他的拥抱。
       “早安,我亲爱的小少爷。”
       厨房里你打开一罐蜂蜜,用手指沾一点放进嘴里。很甜。他会喜欢的。
       “小少爷,你身上那股蜂蜜的甜味让本大爷无法自拔。”
       脖颈上残留着他头发擦过留下的粗糙感。
       松饼烤得有点焦,黄色糅着褐色。勺子穿过松饼落在碟子上发出“嗒嗒”声。送入口中的松饼有点发硬,但还是软的,焦香味刚好应合着蜂蜜的甜味。
       “小少爷你做什么都很好吃。”
       大笨蛋先生…你感觉脸颊发烫,是阳光烘热的吧?
       出门前换掉花瓶里快枯萎的矢车菊,换上一束刚摘下的,带着露水的味道。白色的花瓣摸起来凉凉的。
       “下次换玫瑰嘛,都结婚了。”
      矢车菊是代表你的啊,我怎么舍得换成玫瑰。
       你推开门准备出去,却感觉脖子上少了什么东西。
       “柏/林的春天很冷的,戴上围巾。”
       你走在街上,风有一下没一下地拂着你的脸庞,带着冰冻的凉,冬天还没过去。太阳依旧挂在天上,温度却没办法温暖空气。
       “以后这种天气就不要出门了,看上去天气很好但是蛮冷的。本大爷舍不得你生病,在家陪着本大爷也很好啊。”
       今天对你来说很特殊,怎么能待在家里?大笨蛋先生。
       你腋下夹着与花瓶里同色的一束矢车菊,在风的吹拂下花瓣散落几片。白色的他们在空气中打转,然后晃晃悠悠地飘落到地面上。
       “你不好好记路本大爷不放心你出去啊。万一你迷路了,本大爷不就把你弄丢了么?”
       这条路我走过这么多遍不会迷路的,我也舍不得离开你。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永远都不会消失在人海里,让你觉得找不到我。
       你想我的时候,我一直都在啊,笨蛋先生…
       你走到了目的地,没了建筑物的遮挡,风刮得更肆意,划过面颊带着粗糙的触感。正如他布满茧子的手。
       你蹲下去,望着前面深灰色的墓碑。上面照片里的他笑容还是那么不羁,银白色的头发那么晃眼,晃得你看不清一切。
       “本大爷永远爱你,直到死。”
       我知道你爱我,但是你不要死好不好,为什么要用行动来证明那个愚蠢的誓言呢?
       眼泪划过面庞,被风吹干,很冷。
       我求你了,回来吧。我不奢求你跟我说什么温柔的情话,我只要能看见你红色的眼睛就好了。求你了,别让我一个人,我很冷。
       再也不会有人用那双看似狂气的红眼睛看着你了,其实那里面全是温柔;也不会有人搂着你,亲吻你发红的脸庞,向全世界宣告“你是本大爷的!”;也不会有人在你弹钢琴的时候,吹起长笛应合,神情那么专注;更不会有人在你哭泣的时候擦掉你脸上的泪水,把你揽入怀中,告诉你“别哭了,有本大爷在。”
       墓碑上出现深灰色的圆痕,前面的矢车菊上也多了水珠,仿佛早晨新鲜的露水。泪水模糊了视线,那张笑着的脸变得虚幻。
       你不在了,我的身边一片空白。
       你知不知道,你走了以后,我的人生从原来温暖的五彩斑斓,变成了空洞的苍白?
       你不会知道的。
       因为你死了啊…
       因为你一直都是个大笨蛋先生,到死都是…
       风吹散了白色的花瓣,吹向墓碑的上方。花瓣旋转升腾,散落在罗德里赫的发间和墓碑上。
       一如那天的葬礼,漫天白花飞舞。

-the end-

September
13
2015
评论(5)
热度(5)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