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奥洪】婚纱

其实是很久以前奥匈成立纪念日答应一个匈/牙/利姑娘写的,但是由于中考和没脑洞拖到现在…真的很对不起。
—————————————————————
       “先生。”第一次见面你提起裙角,做了一个生涩的行礼,委实说你不擅长这个,你的大部分时光是在马背上度过的。国王战死,你并入了这个有姻亲关系的强大帝国。你未抬眼看他,想像着他的威严与冷漠。
       “叫我罗德就好。”你面前出现一只白皙的手,手指修长指腹圆润,指甲修剪得恰到好处。“你好,伊莎。”
       你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温和漂亮的面庞,紫色的眼睛盈盈发亮。棕色的头发梳得整齐,有一小撮头发翘起,弧度优雅。好漂亮的人。你有点发愣,没想到这样一个强大的帝国却这么温和有礼。
       后来你才看到,他身上的伤痕和他在战场上的拼杀。他脸上沾染血色分外狰狞,他把幼小的意/大/利踩在脚下,简直判若两人。
       “要听就进来坐下来听,别在门口站着。”有一次你看见他对着门外怯生生的小费里说,言辞严厉语气却温柔。他弹琴很专注,指尖流淌出的音乐美妙无比。阳光从窗户洒落,在他身上镀出柔和的光晕,衬得那张面庞更加俊美。
       “先生。”你看见法/国调戏他,他满脸通红手足无措,你扒在门框上觉得太美好了,想要挥锅去打弗朗西斯却又被自己的腐女心制止。“好可爱。”
       费里因为神/圣/罗/马的离开有些伤心,他免除了他的家务,自己挽起袖子洗碗。你看着他有些局促且费劲的表情,笑了一下。先生真是温柔呢。他没有注意到,依旧用力搓去碗盘上顽固的油渍,汗珠一滴滴滑落却无暇顾及。
       “先生。”你站在他身前,“我会成为您的剑,为您劈开荆棘,斩杀敌人。”你在他面前宣誓。此时他的国力大不如前,却还顽强屹立。我会一直保护先生。你挡在他面前,帮他狠揍了那个嚣张的白毛,只是西/里/西/亚没有夺回来。
       “先生。”你看七年战争后他脖子上明显的红痕,他显得虚弱不堪。基尔伯特粗暴地对待了他,把他压在身下蹂躏了整整一晚上。他的嗓音沙哑,手臂颤抖,眼神涣散。你曾经那个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温柔的先生被那个混蛋糟蹋了,你简直无法想像那天晚上先生带着哭腔的叫喊和眼角滑落的泪水。一连三天,每天晚上,先生都被迫住在基/尔/伯/特的房间,任他肆意欺侮,因为他是战败国。“您…”
       “我没事。”他虚弱地抬起手,扯出一个笑容,“我习惯了。”他低下头,发丝散乱。
       “对不起,伊莎。没能给你一个婚礼。”你看着他跟那么多人结婚,唯独陪在他身旁时间最长的你,没有婚礼。
       他败了。普/鲁/士夺走了他的骄傲荣光,夺走了他曾经统治的德/意/志,他甚至被踢出德/意/志。
      “先生。”你走过去为他整好领巾,“没事的,您是最强的。”
       “伊莎。”他握住你的手,“你会有一个婚礼的,她会是最盛大的,我保证。”他紫色的眼睛里还是盛满温柔,一如你刚见到他那样。你知道,国内已经开始向他的政府施压,这是这场战争带来的后果。
       你愣愣地看着自己的白手套,上面是精致的蕾丝,花纹繁复华美,后面的侍女正在小心翼翼地整理你的头纱。白色的婚纱曳地,层层轻纱交叠,细小的白色绣花散落期间,胸口的布料褶皱细致整齐,绣着银色的花纹。你鬓角的天竺葵被镶着水晶的羽毛头饰取代,几颗珍珠在下面轻晃。你抬头,镜子里那张精致的脸让你感到陌生,你觉得这就是一场梦。
       你抿紧嘴唇。我希望的婚礼只能靠先生的衰落换来么?如果是这样的幸福,你想要么?
       我不希望先生衰退…但是,我真的好渴望这场婚礼…
       你揪紧纱裙,脑子里思绪纷杂。
       “伊莎。”你被一声呼唤惊醒,猛地抬眼,发现你已然站在他面前。他的礼服华丽繁复,缀着金色的流苏,完美的贴合身线,身姿英挺。他伸出手,紫色的眼眸里水波荡漾。那只你熟悉无比的手再一次牵住了你的手。
       一次我们相识,一次我们完婚。
       “我,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愿意与伊丽莎白•海德薇莉成婚。”他略微低下头悄悄对你耳语:“抱歉,婚礼迟来了很久,但是,伊莎,我会爱你一辈子。”
       1867年6月8日,你被巨大的幸福填满。日后你都不敢回忆那天,仿佛那是一场太轻太轻的梦,用力回忆便会破碎。
       幸福还是那么短暂,1918年,你们分开。他的眼里满是歉意。“对不起,伊莎,给了你婚礼,却没能给你幸福。”
       “先生。”你抬头盯着那双漂亮却无光的眼睛,“匈/牙/利的忠诚永远都在。”
       1918年后,你没再属于任何人。
       2015年6月8日
       “伊莎。”他拉起你的手,时光在你们初次相遇时重叠。他的手还是线条优雅,柔软却有力。“我带你去看一件东西。”
       你面前是一个箱子。他轻轻用钥匙将锁拧开,里面是一片如雪的洁白。他把那见衣服拿出来,轻柔地拍了拍。你清晰地看到,上面白色的细小绣花依旧精致,胸口的银色花纹还是那么华丽。那件婚纱,被他好好地珍藏起来,上面似乎还有着若有若无的香气。你的视线被泪水模糊,当年的幸福和现在的酸楚一齐涌上鼻尖。
        “别哭。”他抬手拭去你的眼泪,温柔地看着你。
       “先生…”你的声音有些哽咽,“谢谢你。”
       “这本来就是你的。”他把你揽入怀中,在额头上烙下一枚轻吻。“再穿上它吧,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绿色的草地上,你身着白色婚纱,看着他从时光深处,带着满腔温柔向你走来。
-the end-

September
23
2015
评论
热度(52)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