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铃声

先祝大家中秋节快乐(´>∀<`)ゝ))
这篇就当做中秋节福利吧
校园设定,灵感来自于我们班的学生会提案
国庆节是什么福利你们自己猜w
—————————————————————
       “小亚瑟,哥哥我实在是受不了学校尖锐得跟指甲划黑板一样的上下课铃了~”
       “你身为学生会主席为什么向我这个副•主席说?”亚瑟抬起头盯着旁边的弗朗西斯,“不过铃声这个问题确实有很多学生反映。”
       原本亚瑟是学生会主席,但是他在任期间学校的伙食不是很好,弗朗西斯就在竞选时宣扬自己可以改善伙食。美食部的他得到了学生们的拥戴,当上了学生会主席,亚瑟就变成了副主席。
       弗朗西斯在就任当天发表讲话时搂着亚瑟的肩膀对全校人说:“其实哥哥我当主席跟小亚瑟当主席是一样的,一家人嘛~”他当场就被亚瑟塞了一嘴的司康饼,台下的学生们只听到了连续不断的“baka”。
       “铃声改成音乐的话会好一些?”路德维希很庆幸今天的会议终于正常了,以往都是亚瑟和弗朗西斯斗嘴,然后阿尔弗雷德在旁边补刀添乱。
       “音乐的话Hero觉得找音乐社会很合适的。可以跟广播电台协商抽出几个中午的时间让全校学生挑几首曲子!Hero不接受反对意见哦!”
       “在下会跟电台的海德薇莉小姐商讨这件事情的。”
       路德维希又开始胃痛了,音乐社虽然只有两个人,但一个是他哥哥一个是那个难伺候的少爷…果然学生会根本正常不起来吧!
       “哟,小基尔,罗德在么?”弗朗西斯拿着一枝玫瑰站在音乐社门口。
       “小少爷是本大爷的你不许动!弗朗鸡你把你那蔫了吧唧的玫瑰收起来!”
       “哥哥我好伤心啊,小基尔你怎么这么无情。”弗朗西斯把玫瑰插到窗台上的花瓶里,搂住基尔伯特,“小少爷是长得很好看,但是哥哥我可扛不住伊莎的平底锅啊,而且哥哥我有小亚瑟了~今天来说正事,学生会决定改一下学校的上下课铃,小少爷弹琴不是很好听么?可以让他弹几首曲子然后播到电台让全校的学生选嘛。”
       “啧,”基尔伯特哼了一声,扒开弗朗西斯的手,“电台的主管可是那个男人婆,小少爷要是去弹本大爷不但进不还会被平底锅揍出来的。本大爷不答应。”
      “笨蛋先生是我去弹你不答应有什么用么?能为学生们做点好事我很乐意的。”罗德里赫抱着乐谱站在门口,皱着眉头看着基尔伯特。
       “小少爷你可是本大爷的人,”基尔伯特走过去从后面揽住罗德里赫的腰,冲着他的耳朵吹气,“你要是答应了本大爷就听不了你弹琴了,你哪次弹琴本大爷不在啊?你是本大爷一个人的,不许去。”
       “嗯…好痒…但是…大家不是有诉求么?”罗德里赫把头别向一边,脸上一片绯红,“放开我啦笨蛋先生,还有别人在呢。”
       “不许去。”
       “我想去。”
       “不许去。”
       “笨蛋先生我只是去帮忙!”
       “不许去。”
       “咳咳,你们俩听哥哥我说。”弗朗西斯有点看不下去了。这俩人这么公然地秀恩爱,亚瑟除了那次讲话,在别人面前碰都不让他碰一下的。
       “电台的演播室很小的,塞不下钢琴,而且钢琴也搬不过去,我们打算让演播室拿设备过来录音然后转播。你知道的…伊莎有很多…这类东西。”
       “好吧,但是小少爷弹的时候本大爷必须在旁边。”
       这件事伊丽莎白的回复是:让那个白毛离开我家先生我就帮忙。
       于是学校里又上演了一幕伊丽莎白满校园追着基尔伯特扔平底锅的场景。最后妥协决定,基尔伯特可以在音乐社门外看着,但是不许进去。进行调解的是路德维希,他表示自己的胃真的好痛啊。
       录音的第一天,罗德里赫站在门口等着里面的人调试设备。本田菊试音后打手势表示可以开始了。
       “等一下,小少爷。”基尔伯特拉住罗德里赫的袖子,轻轻摆了摆。
        “怎么了?”罗德里赫转过身,拉住基尔伯特的手,“我知道你不舒服,但是忍一下,毕竟是为大家做点好事。也算是为音乐社宣传了。”
       “嘁。”基尔伯特牵起罗德里赫,大踏步走到话筒前,无视了本田菊小声的“海德威莉小姐会生气的”提醒,拉过话筒:
       “本大爷是音乐社的基尔伯特。”
       “卧槽小基尔怎么上去了!他要是唱歌比学校现在的铃声还恐怖!”在电台监督的弗朗西斯捂住了耳朵,同时在心里默默为基尔伯特祈祷,因为旁边的伊丽莎白已经头顶冒黑气了,手里捏着碎掉的耳机。
       “这次给大家弹琴的不是我,是本大爷的男朋友罗德里赫。本大爷很不爽,因为这次他弹琴本大爷不能在旁边听。”罗德里赫死命掐着基尔伯特的手示意他停下来,但基尔伯特完全无视了他无力的抗议。
       “本大爷当初加入音乐社就是为了他。说真的,当时本大爷第一次看见他就知道,本大爷这辈子就要栽在他手里了。”
       “他当时抱着乐谱,站在学校那棵最茂盛的梧桐树下,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斑驳地照到他脸上,一晃一晃的,真的很好看。他长得也漂亮,紫色的眼睛里面光芒柔和。他棕色的头发被阳光镀上一层金边,头上的呆毛还一晃晃的。”
       “本大爷当时就上去握住他的手,问他是哪个班的,叫什么。他一开口本大爷就彻底沦陷了,声音那么好听。”
       “然后本大爷就每天到音乐社去骚扰他,听他弹琴。他弹琴真的很好听,他弹什么都好听。他弹琴本大爷从来不会缺席。”
       “后来本大爷就表白了。他当时脸红透了,支支吾吾地答应了。交往后他不好哄,麻烦的事情很多,身子还弱。本大爷稍微不注意就会惹他生气,一天要哄他好几次。”
       “他这个人还特别不坦诚,特别别扭。明明都交往了还不愿意公开,有一次他自己喝醉了才说出来。”
       “本大爷真的真的特别爱他,舍不得他受委屈。本大爷希望一辈子都赖在他身边,他骂我也无所谓。”
       “只要最后,本大爷身边的,是他就好。”
       说完他转身搂住罗德里赫,当着电台一堆人的面亲了上去。
       罗德里赫完全没料到基尔伯特会说这些,基尔伯特也从来不跟他说这些。但是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太羞耻了!他猛地推开基尔伯特,脸红到了脖子根,玛/丽/亚/采/儿都在冒烟。
       “你这个笨蛋先生!我要用钢琴表达我的愤怒!”
       还没从基尔伯特深情的告白里缓过神的学生们就就又接受了一整个中午的肖邦的洗礼。
       大笨蛋先生!大笨蛋先生!
       罗德里赫整整一周都没有理基尔伯特,但后来他头一次主动找到基尔伯特,表示要和好,然后很别扭地凑上去亲了一口。
       最后学生会统计出来的结果让弗朗西斯吃了一惊,第一天的肖邦几乎得到了全票。在“理由”这一栏,最多的回复是这样的:
      “如果要说什么铃声最好听,或许不是这首。但是要说什么铃声最美好,就是这首。因为里面满满的,全是他们初见那天的阳光。”
       “虽然是肖邦,但是从里面听出了温柔和爱情暖融融的味道。”
       “总有一首曲子,在你心里。”
       “听这个铃声上课的话,大概心里会充满着恋爱的粉红吧?”
       只要最后,在我身边的,是你就好。
-the end-

September
27
2015
评论(4)
热度(25)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