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Gegenüber-10

今天去逛展子看到了好多耀...


这篇老王出没


祖国生日快乐。


———————————————————————————————


      早上起来的时候,基尔伯特的脸色很不好。他昨天晚上几乎没睡着,罗德里赫起床后他才睡了半个小时。


      夜


      基尔伯特盯着墙,能感觉到背后人轻微的呼吸声。吐出的气息打在后脖颈上,使那一小片皮肤升温然后热量随即消失。基尔伯特往上扯了扯被子,闭上眼睛打算睡觉。迷迷糊糊间感到有一双手臂缠了上来,他往下摸索,碰到了一双冰凉的手,温差让他一个激灵睡意全无。基尔伯特翻了个身,面对罗德里赫,小心翼翼地把人揽到了自己怀里。


      好凉,好硌。


      基尔伯特把那双冰凉的手从腰挪到自己的脖子上,贴上的一瞬间他缩了一下。太凉了,小少爷是做噩梦了还是没好好盖被子?基尔伯特用自己脖子的温度一点点把那双手捂热,直到温度不那么碜人。他把罗德里赫的手从脖子上拿下来,还没想怎么让罗德里赫睡得舒服,怀里的人动了动。


      不会是醒了吧?基尔伯特心“咯噔”一下,想着赶紧翻身回去,不然小少爷会以为我趁他睡觉吃他豆腐,一生气睡不着耽误了身体就不好了。还有小少爷现在身体怎么这么虚弱啊,瘦得只剩骨头还手脚冰凉。基尔伯特乱七八糟地想了一堆,猛然意识到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刚打算开口解释发现怀里的人睡得好好的,呼吸均匀,玛/丽/亚/采/尔抵着他的下巴,随着呼吸的节奏一颤一颤,蹭得他痒痒的。罗德里赫的手环上了他的腰,头埋在颈窝里。


     “你把头埋得这么深呼吸不到新鲜空气了。”基尔伯特试图往后蹭蹭给罗德里赫留出呼吸的空间,但是罗德里赫死死地抱住他让他没办法动弹。“好吧,你愿意这么睡就这么睡。”基尔伯特揉揉恋人棕色的头发,“什么时候你要是能真心真意地抱着本大爷睡觉就好了。”基尔伯特叹了口气,就着月光瞥到了罗德里赫眼角发亮的水珠。


     “果然是做噩梦了。”基尔伯特舔掉罗德里赫的泪水,“本大爷一直在这儿保护着你,你别害怕。”基尔伯特垂下眼帘,轻笑了一下,“什么时候本大爷这么傻了,你还在睡觉又听不见,跟你说这些...”


      更何况你也不爱我,怎么会让我保护你。


      他吻了吻罗德里赫微凉的嘴唇,抱紧了怀里的人。


      今天晚上不睡了,陪着你。省得你这个麻烦的少爷又做噩梦哭了没人给你擦眼泪。你要是知道了可别生气,反正你都睡着了就让本大爷小小地自私一回也没什么吧...


 


     “笨蛋先生你怎么一大早就打瞌睡啊?”


      基尔伯特刚打算打个盹就听见罗德里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本大爷昨天晚上没睡好...小少爷你就让本大爷睡一会儿也没什么吧。”说罢基尔伯特阖上眼睛,沉入睡眠。


      跟我睡你就睡不着,你是真的很讨厌我吧...罗德里赫把头扭向一边,看着窗外翻滚的黑云,似乎随时要压向他的头顶。


 


      1940年5月14日,荷/兰,阿/姆/斯/特/丹


      霍兰德点燃烟斗,看着青灰色的薄烟在空气中盘升出蜿蜒的痕迹,深吸一口气把烟斗叼在嘴里,直视面前同样面无表情的路德维希。


     “你的国王和政府已经流亡英国。”路德维希开口了,“这里由我们接管。”


      霍兰德没理他,把烟斗从嘴里抽出来,拿在手里,盯着青烟。绿色的眼睛过了半晌才抬起来,盯着路德维希。


    “我知道。这种废话不用你重复。”他伸手在桌子上磕了磕烟斗,烟斗里面的烟灰不断地撒到桌面上,“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


     “你这是木桌子,不适合磕烟斗。”路德维希制止了对面人的动作。霍兰德这种吝啬鬼是不会做这么毁东西的事情的,只是他自己还没意识到他在做什么。


     “...你们对犹太人的态度很不合适。他们在经济中起的作用相当...”


     “这个你不用跟我说,更何况你也改变不了什么。”路德维希抬手打断了他,脸上的神色更冷了,“你下面好好配合我们就好了。”


     “跟你这种人真是没话可说。你要是敢对我妹妹做点什么事,我会阉了你。”霍兰德拿着烟斗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我对她没兴趣。”


    “也是,你都把那个奥地利的少爷娶进门了。不过现在好像你哥哥要跟你抢,你说他都暗恋了那么久怎么就窝囊到不敢表白呢?”


      基尔伯特喜欢罗德里赫这件事情基本上在欧/洲算是公开了,谁都能看出来基尔伯特对罗德里赫表现得多明显,看不出来的也多半被看出来的指引得看出来了。比奥金曾经问过罗德里赫:“你觉得基尔伯特是怎么看你的?”罗德里赫的回答很干脆:“我觉得他很讨厌我。”欧/洲的众人后来也大多忙于自己国家的事情,无暇顾及这个。直到后来,基尔伯特把罗德里赫踢出了德/意/志,他们才反应过来,罗德里赫说的可能是真的。


      弗朗西斯曾经半开玩笑地说:“什么时候小基尔和罗德真的成了我们就省事了,他们俩老打打打还经常把哥哥我牵扯进去。”其实谁心里都清楚,要是这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了,会强大到什么地步。


       强到可以占领整个欧洲。


       1940年5月28日,利奥波德三世宣布投降,比/利/时政府流亡英国。


       1940年5月25日,法/国,敦/刻/尔/克


     “小亚瑟,”弗朗西斯转头看着身旁的亚瑟,“德军他们好像停止进攻了。”


     “我知道啦,我已经跟上司说了。”亚瑟没有看向弗朗西斯,依旧紧盯着前方。


    “真是谁都没有料到路德维希居然会先打荷/兰和比/利/时,绕过哥哥我的马/其/诺/防/线...他的装甲部队突击的太快了,真是没想到波/兰没有...“


    “够了。”


    “哥哥我只是...”


    “我说够了!”亚瑟猛地一挥拳,砸在沙滩上,“我说够了啊...我不想听,我是大英帝国啊,怎么可能输给那个土豆混蛋...baka...”亚瑟低下头,祖母绿一样的眸子里还是固执的骄傲,“弗朗西斯你给我听好,我们不会输的,死都不会。”


    “嗯,”弗朗西斯抬手揉了揉亚瑟的头发,“等你家上司决定把你们家的军人接回国的时候,你先走。”


     “可是... ”


     “你能来帮哥哥我已经很冒险了,你应该回去,你还有你的国民。听我的。”


       中/国,重/庆


       王耀呆在屋子里,望着桌上的文件发愣,从北/平故宫转移出来的文物已经全部安置好了。他揉揉太阳穴,倒在椅子上,不得不说,那批文物,就是他身上一个滴血的伤口。


       1931年9月8日,每次想到这个日子,王耀的心里就钻心地疼,从那一天起,他失去了他那一片肥沃富庶的土地,也彻底失去了一个自己养大的弟弟。


       1932年,北/平开始分批整理运送故宫的文物,王耀不放心,特地从南/京跑到北/平盯着每一个步骤。那些文物,都是精品中的精品,那些瓷器玉器,碎一个就少一个,工艺都已经失传。出北/平的那天,有学生集体示威,还是馆长出面费了好大劲才说通的。王耀就坐在车里,默不做声,他的心在滴血。


      一个民族,究竟要落魄到什么地步,才会做这么声势浩大的文物搬迁?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北/平沦陷。此时,文物已经到达上/海并全部转运至南/京。1937年8月13日,八/一/三/事/变,上海沦陷。此后文物开始分批转往长/沙、重/庆和西/安。


      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日军做下了震惊世界的南/京/大/屠/杀。王耀随着政府转往重/庆,知道这条消息后,脑中一片空白。


      痛。痛得像是一把烧红的刀插入心窝使劲剜着,每一根神经都被疼痛席卷。王耀的眼泪一颗颗滚落,砸在地上。


      本田菊,这笔血债,我迟早让你还清。


      从你屠杀我的人民、侵占我的国土开始,你就不会再是我弟弟,只会是我的敌人。


      王耀推开椅子站起来,解开头发。既然文物的事情已经放下了,没必要在这里坐着了,接下来就一直在战场上吧。王耀把头发扎成一个马尾,取下他的刀,眼神锋利如刃。


      本田菊,活了五千年的人,你终究是斗不过的。


      我会让你,一点点,偿还你对我的人民和土地犯下的滔天罪行。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tbc-

October
01
2015
评论
热度(19)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