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Gegenüber-11

为了路德的生日把这章丢上来了,感觉这几天国庆莫名地多orz

本章会虐。

路德生日快乐。

—————————————————————————————

        1940年5月26晚,法/国,敦/刻/尔/克

       “你们快点啊baka! ”亚瑟在沙滩上跳着,挥舞着手臂指挥后勤部队撤离,“能回家还不快点走?那边的跑几步!”

       弗朗西斯坐在沙滩上看着亚瑟指挥部队撤离,亚瑟这几天变得莫名地烦躁,经常炸毛。甚至弗朗西斯都觉得他回到了很小的时候,那时候亚瑟就是个别扭又炸毛的小孩。

      明明说自己是绅士的...弗朗西斯眯起眼睛盯着亚瑟金色的头发在黑暗中时隐时现,他希望亚瑟今天赶紧走,但是看今晚撤的全是后勤部队,亚瑟走的希望不大。他摸摸自己的胡子,吸了一口气冲亚瑟喊:“小亚瑟,态度温和一点!士兵们快被你吓哭了!”

     “他们都上战场了还怕我吼几句?你快走啊,你家里不是还有孩子么,赶紧回去让他看看爸爸!”亚瑟一边回应弗朗西斯一边把一名中年男人推上船。

       其实还是个温柔的人吧。

      1940年5月28日

     “看来今天的雾很大哦,真是上天保佑啊。”弗朗西斯看着海上弥漫的像牛奶一样浓稠的雾,心里多少有些释然。这种天气空军是没办法出动的,亚瑟跟他的军人们应该会平安地离开。

       昨天德军的装甲部队开始行动,不过还好有蒙/哥/马/利出色的作战指挥,英军成功地在德军进攻前筑好了坚固的防线。

     “嘛,小亚瑟,今天你必须要回去了哦~”弗朗西斯转头看着鼓着腮帮子的亚瑟,搂搂对方的肩膀,“哥哥我知道你不愿意,但是你的国民在等着你呢,哥哥我很期待你带着人马打败那帮德/国佬哦~”

      “红酒混蛋...这时候你还笑的出来...”亚瑟低下头,把头埋在两个膝盖之间,眼泪不争气地一滴滴往下掉,把军服染成更深的绿色。“我回去了你怎么办啊,你还有你的国民...baka...我不放心你啊...”

     “哥哥我不会有事的。小亚瑟,你别忘了,小基尔跟我的关系也还算不错,而且我还帮小土豆换过纸尿裤呢~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baka”亚瑟嘴里还骂着,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弗朗西斯拙劣的笑话,心里面好受一些了。他可是大英帝国啊,迟早能把那帮肌肉德/国佬打得跪地求饶的。

      “嘛,红酒混蛋。”亚瑟站起来,抹掉眼角的泪水,扯出一个微笑,“我要回去了,那边的军官在跟我招手呢。再见。”

      “再见哦小亚瑟,一定要打赢了回来救哥哥我哦~”弗朗西斯冲着离去的亚瑟的背影挥了挥手,看着那个瘦小的身影逐渐没入浓雾,消失不见。

      一定要赢啊,亚瑟·柯克兰,哥哥我相信你一定会做到的。

      下午

     “那群德/国佬真是太野蛮了,就这么轰炸哥哥我美丽的海滩...”弗朗西斯按着帽子,不远处的沙滩上被炸弹炸起一个个坑,沙粒四溅。

      啊呀...弗朗西斯眼睁睁看着一枚炸弹落在他旁边。完蛋了...他虽然是国家不会被炸死但是会痛的啊。弗朗西斯闭上眼睛,手里紧紧地抓住一个十字架。那是亚瑟临走前硬塞给他的。

      弗朗西斯在那一刻浮现出的想法不是会有多痛,而是弄丢了十字架的话,小亚瑟会不高兴吧。

      “啊呸呸呸!”弗朗西斯吐出一嘴的沙子,“哥哥我美丽的脸啊...”他伸手把脸上的沙子抹掉。“咦?居然不痛。”弗朗西斯摸摸这摸摸那,全身上下除了沙子之外,没有任何不对。柔软的沙滩卸掉了炸弹绝大部分的能量,炸弹落下来也不过是溅起沙子,震动两下。

      “看来没有任何危险嘛。”弗朗西斯从藏身处站起来,冲着躲避的士兵们大喊:“炸弹没有任何威力哦,最多只是溅溅沙子,大家都出来吧~”

      士兵们慢慢从藏身处走出来,见到炸弹真的没什么威力后开始踢足球,打板球。

      “就是这样,让那帮德/国肌肉男看看我们毫不在意的样子,让他们看看我们对他们的轻蔑!那边洗澡的,哥哥我很欣赏你哦~”①

      6月4日

      “啊,还是被抓住了呢。路德维希,好久不见啊。”弗朗西斯面带笑容地看着面前表情抽搐的路德维希,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哥哥我很谢谢你放走了小亚瑟和他的士兵们哦,小路德~”

      “...你已经是俘虏了,接下来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好好欣赏你的国家的灭亡吧,弗朗西斯。我倒要看看那时候你还能不能笑出来。“

      “不劳烦小路德你操心。“弗朗西斯走过路德维希身边,在他耳边吐出几个字:“哥哥我很关心我们到底是谁笑到最后。我赌不是你。”

       1940年5月26-6月4日,英军共从敦/刻/尔/克撤出33万余人,创造了二/战历史上的一个奇迹,也为后来的反击储备了力量。

      1940年6月12日,法/国,巴/黎郊外

      “哥哥。”路德维希冲着刚下车的基尔伯特和罗德里赫点点头,算是问好,“还有罗德先生,北/欧的事情处理完真是麻烦你们了。罗德先生你可以先休息一下,明天会有新的行动。”路德维希转向基尔伯特:“哥哥,我有话跟你说。”

      “嘛,阿西,什么事情?”基尔伯特拽了一把椅子出来一屁股坐下。

      “在敦刻尔克有30多万英/法/联/军撤回了英/国本土,好像还有一部分比/利/时军队。然后弗朗西斯在我们这里,还有他的4万人的军队。”路德维希把头发往上抹了抹,尽管他的头发没有散下来,“哥哥你马上就会收到相关的文件和报告,不要问我是怎么回事,我不详说了。”

      “本大爷不明白这件事为什么不能跟小少爷说。”基尔伯特看着路德维希一反常态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知道也无所谓。他在挪/威干得貌似不错,诺威好像好几天都没出门,也不知道小少爷跟他说了什么。弗朗那家伙终于被抓住了,看他还怎么再拿本大爷在拿/破/仑时期打得败仗说事kesesesese”

      路德维希在听到“小少爷”这三个字时停下脚步,盯着笑得一脸无所谓的基尔伯特,抿抿嘴唇,憋出一句话:“不能跟罗德先生说的不是这件事,是别的。”

      基尔伯特看着表情严肃的路德维希整了整坐姿,把岔开的两腿老老实实地并好,小心翼翼地问:“又出什么事情了?”

      “哥哥你打算什么时候把那件事情告诉罗德先生?”

      “哪件事?”

      “就是全欧洲除了罗德先生都知道的那件事!”路德维希猛地提高音量,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他说完喘着粗气,用手抹了一把脸,“对不起,哥哥,最近事情太多我有点... ”

      “你是在威胁本大爷说出来?”基尔伯特推开椅子站起来,脸上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收敛起来,他逼近路德维希的脸,猩红色的眼眸死死盯着那对天蓝色的珠子,里面怒气翻腾。“是么,阿西?”

      “我不是这个意思,”路德维希没有避开基尔伯特的目光,直直地顶回去,“哥哥,你要清楚,名义上罗德里赫是跟我结的婚。好吧,事实上也是如此。但是哥哥你如果不跟罗德里赫说清楚你对他的...呃...感情,事情会很麻烦。霍兰德已经为此在嘲讽你了,我不希望哥哥你被... ”

      “阿西,”基尔伯特把眼里的怒气遮掩下去,跌回椅子上,但坐得还算直,盯着地板,“你要清楚,这件事,本大爷到死都不可能说出来。”

      “阿西,你明白么,本大爷这辈子,到死,都不可能拥有他。小少爷就站在那,你能看见他,也能碰到他,对吧?但是本大爷不敢上去抱住他,因为一抱住他,他就像沙子一样流走了,再也找不到了。”

      “小少爷是很漂亮,本大爷一开始也是因为他漂亮才关注他,后来发现,他除了漂亮还有很多可以让本大爷爱的地方。但是他永远都像他的姓那样,是一块不能碰的宝石,碰了就脏了,就不是原来的他了。”

      “七年战争那次本大爷很后悔,好像那一次之后,本大爷就彻底把他弄丢了。之后每次本大爷看着他,他还是那副温柔的样子。但是本大爷总能感觉到,他背后有一个影子在冲着我冷笑。本大爷清楚,那个影子才是真正的他。”

      “更何况在他眼里,本大爷害死了马提亚斯。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本大爷我了吧。”

      “阿西,”基尔伯特抬起头,眼里面是深深的无奈,“本大爷伤了他太多次了,多到本大爷都觉得他会痛彻心扉。你要明白,有时候,国家的这份爱,是真的...”基尔伯特顿了一下,整个人靠在椅子上,盯着天花板,最后似乎还是没忍住,手插到头发里,揪着发根。

      “...太奢侈了啊。本大爷爱他,真的很爱很爱。”

      他捂住脸,声音模模糊糊地从指缝间传出来:

      “但是有什么用呢,本大爷还是在一次次伤害他。所以本大爷不知道啊...不知道这份爱说出来是不是伤他伤得更深...所以啊,本大爷为了不再伤害他,本大爷不会说的...”

      路德维希隐约觉得,基尔伯特好像哭了。

-tbc-

①这个是真实的历史,当天士兵们除了踢足球、打板球、在海里洗澡外还堆沙雕。用对死亡的漠不关心嘲讽着德军。【不得不说嘲讽力简直max】

 

October
03
2015
评论(6)
热度(18)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