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Gegenüber-12

忙成doge的我终于更文了orz学生会的事情多到爆炸…
高虐注意
【文笔丢了】
—————————————————————
1940年6月13日,巴/黎被宣布为不设防城市。
1940年6月14日,德/军占领巴/黎。
1940年7月1日,贝/当政府迁至维希城,法/国实际上灭亡。
罗德里赫坐在台后,面无表情地听着路德维希在台前的演讲,手指在皮带上来回摩挲,似乎从很久以前,那里就少了一个东西。他眯起眼睛,看着路德维希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金发。这孩子长大了呢,明明原来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只到我膝盖的小孩子。
可惜,是原来。

罗德里赫的脑袋有点昏,刚刚参加了一个类似于庆功宴的东西,他喝的有点多。罗德里赫打开窗子,闷热的空气并未丝毫缓解他的晕眩,整座城市的灯光有些黯淡,毫无生气。
“小少爷?”
完全听不出来是谁的声音。罗德里赫手撑在窗台上,外面的景色在他眼里晃成一堆深浅不一的色块。
是谁...
他回头,只看到了一片白色,恼人的白色。
是基尔伯特。
“你来...干嘛...”罗德里赫相当不耐烦地转过身,“打到巴黎很高兴是么?当年拿/破/仑战争的时候,你这个笨蛋...不也是失败...过么?”他挥着手,似乎要去揉基尔伯特那一头本就凌乱的头发。
“瞧瞧你...弟弟都这么厉害了,明明原来只到我小腿的,明明...明明那么一个小不点啊,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到头来厉害了,居然把兄长当成小弟了呢...啊...不是小弟,就像您说的那样‘肮脏下贱的婊子’...对吧?反正连他都可以随意..”
“闭嘴吧,罗德里赫。”基尔伯特猛地掐住罗德里赫的脖子摁到窗台上,凑近他那张精致的脸,舌尖在嘴唇上细细舔舐。“既然知道自己是个婊子,就好好履行作为婊子的职责。”
浓得发臭的酒味。罗德里赫本能地要别过头,但是脖子上的钳制让他没办法动弹分毫。“放开我。”
“凭什么?”基尔伯特伸出左手,一颗一颗地挑开罗德里赫衬衣的扣子,“小少爷,west上你的时候,是这么脱你的衣服的么?还是说他比本大爷还粗暴?”
恶魔。
看着基尔伯特那双红眼睛,这个被许多人提过的词第一次出现在罗德里赫脑海里。
那天晚上基尔伯特拼了命地把自己裹进被子里,想要把自己同外界隔开。但偏偏罗德里赫媚艳入骨的呻吟声就是强硬地钻进了基尔伯特的耳朵里,每叫一声他的心就被剜一下。那天晚上他都不知道自己最后怎么睡着的,早上醒来只看见被绞得看不出原型的被子和发白的指节。
心里更是疼得死去活来。
那是他的小少爷,绝对绝对...
“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你这个婊子别想再爬上别人的床。”基尔伯特扯开罗德里赫右肩的衬衣,白皙瘦削的肩头暴露在空气中。
罗德里赫瞪大眼睛,看着基尔伯特抽出一把匕首。上面的花纹、刀刃都是他熟悉的。
亲爱的小少爷,你知不知道用你自己的匕首,捅进你的身体里,迸发出来的血的味道是什么样子的?本大爷想,会很甜美吧。
“看好了,小少爷。”
冰凉的刀锋贴近皮肤,再用力一点就能割开皮肉。冷兵器的生涩又一次回到了罗德里赫的脑海中。
“这可是本大爷从你身上拿下来的战利品kesesesese”基尔伯特看着罗德里赫惊恐的表情,笑了出来,“我们试一试,它...”
刀刃下陷,轻易地捅进了皮肤,基尔伯特相当熟练地割开一道纵口,然后是一笔横。
“住手!停...啊...停下来!啊啊啊..”罗德里赫蹬着腿要去踹基尔伯特的膝盖,但是疼痛和缺氧让他的行动没那么准确。
“有多锋利呢?”

“很好,你很乖。”基尔伯特把匕首丢在地上。伏在罗德里赫肩头,一点点用舌尖舔掉切口周围的血。然后舌尖嵌进伤口,开始舔里面的血。与其说是努力地舔舐鲜血,不如说是用力地撑开伤口。这个动作理所当然地换来了罗德里赫的惨叫。
然后基尔伯特抬头,相当满意地看到脸色苍白的罗德里赫紫色的瞳孔里闪烁出的惊惧。
一个“G”刻在罗德里赫的右肩上,还在一点点往外渗血。
罗德里赫,你身上会一直带着我的烙印,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基尔伯特松开罗德里赫,走了。
“哈...呼哈...”罗德里赫瘫坐在地毯上,顾不上拉上衣服,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酒精带来的不清醒已经全部被疼痛驱散。
你满意了吧,真的成了他一个人的。
怎么可能,这样连一点尊严都没有...
你还祈求尊严?别开玩笑了,罗德里赫,你委身为德/意/志的南方省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尊严了。
“过来一点,”基尔伯特拿着医药包,“给你包扎。”
看吧,你还是幸运的,罗德里赫。
罗德里赫就看着基尔伯特一点点处理他的伤口,发愣。
“好了。”基尔伯特把他横抱起来,“现在该履行作为婊子的职责了吧?”
“嗯...”
罗德里赫揪住基尔伯特的衣服,一言不发。

罗德里赫趴在床上,脸埋在枕头里。大腿间黏腻的液体还在一点点向下滑,但他没力气处理了,他的嗓子都叫哑了。
“做得很好,我的小少爷。”基尔伯特抱住他,轻轻地把他翻过来,吻了一下罗德里赫的额头。
“晚安。”
-tbc-

December
06
2015
评论(8)
热度(18)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