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Gegenüber-13

期末完了之后我活着爬回来了……学生会的事情好多orz

这次算是糖吧,算是吧。

基尔的第一次春心萌动【划掉】情窦初开【好像也不对】

感觉写的烂掉了orz

————————————————————

      1276年,奥地利公国边境

       “kesesesese本大爷今天抓到了一只兔子,烤起来味道不错啊!”基尔伯特背着剑晃晃悠悠地走在林间,打算找条小溪洗洗脸。

       “嗯?”基尔伯特注意到前面有个孩子,穿着深紫色的斗篷,坐在地上,脑袋上有一撮翘起来的棕发。看起来是同类,基尔伯特冲上去揉起那孩子的头发:“kesesesese早上起床不梳头就出门你也是够糟蹋的!”

       “下次您说别人的时候请先注意一下自己,满脸烟灰和油渣。还有请您不要再拿您油乎乎的手碰我的头发了!”罗德里赫抓住基尔伯特的手,转过头,“请您有点礼貌。”

       长得真漂亮.......基尔伯特愣愣地盯着那双紫色的眼睛看了好久。等等这家伙是男的不能用漂亮形容!基尔伯特晃晃脑袋,讪讪地收回手,打算在衣服上抹两下,袖子被罗德里赫拽住了。

       “前面有条小溪,我带您去洗洗。”罗德里赫皱了皱眉头,在他看来基尔伯特就是个不懂卫生和礼貌的粗鲁的家伙。罗德里赫准备去抓基尔伯特的手,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极其不情愿地拽着基尔伯特的手往前走过去。

       “嘁,去就去,本大爷也不是没洗过手......”基尔伯特低头看着地,偶尔用脚把石子踢起来,打到罗德里赫的斗篷上,留下一个浅灰色的印记。嘛.......基尔伯特抬起头,盯着罗德里赫脑袋上晃动的呆毛,随着走路节奏一颤一颤的,好想揪......不行不行,本大爷要忍住不能让这个家伙瞧不起。基尔伯特晃晃脑袋,然后一下子撞到了罗德里赫身上。

       “大笨蛋先生,我们到了。”罗德里赫没好气地放开手,自己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盯着水里摇来摇去的水草,眼泪又一滴一滴落到溪水里。他又想起卡尔那双天蓝色的眼睛,和村庄里到处都是的血红。跟这家伙的眼睛眼色一样,哎哎哎哎哎!

       “哭什么哭啊。”基尔伯特伸手去抹罗德里赫脸上的泪水,“都是男人是不可以哭的!”

       “你懂什么,好好洗你的手。”罗德里赫打掉基尔伯特的手,把头扭向一边,“你看起来比我小好多,有什么资格说我。”

       “最多就是被小姑娘甩了嘛,不过我还没见过跟咱们一样的小姑娘呢,你见过?”基尔伯特毫不在乎地捧了一把水撩到脸上,含混不清地说,“要真是姑娘的话也让本大爷看看长什么样子。”

       这家伙就是个无脑的笨蛋。罗德里赫翻了个白眼。“你才多大?刚出现不久吧?”

       “本大爷快80岁了!”基尔伯特极为不满地抬头,“倒是你,看起来比本大爷还小,你多大了啊!”

       “刚好300岁。”罗德里赫晃晃腿,瞥了一眼窘迫地有点脸红的基尔伯特,“所以说笨蛋先生你更小。我是奥/地/利。”

       “嘁......你比本大爷大还在这里哭鼻子,本大爷骑士团里的人告诉我,男子汉是不可以哭鼻子的。就算是被小姑娘甩了也不可以。本大爷是条/顿/骑/士/团,我叫基尔伯特!”

       “我告诉过你不是因为被小姑娘甩了,”罗德里赫抓起一块石头丢到小溪里,“你才刚出现不久,你也不懂什么是身为一个国家该做的、能做的、不能做的和......无能为力的。”罗德里赫低下头,愣愣地看着水里自己的倒影被石子投入泛起的波纹扭曲。“你长大了就会明白了。虽然我现在也没太明白,但是有一天总会明白的。”

       “其实明白了也没什么好处。”

       1438年,奥/地/利,维/也/纳

       “嘿嘿嘿,勃兰你轻一点!衣服都要被你拽皱了!”基尔伯特颇为不满地拍掉勃/兰/登/堡的手,把袖子上的褶皱扽平,“这可是新衣服。”

       “你还知道衣服不能皱,看来你还是懂一点基本礼节的。刚才还大喊大叫。”勃兰转过身,无奈地打量了基尔伯特几眼。虽说没过多长时间,但是基尔伯特确是长成了一个英挺的小伙子,只是性格上有些不拘小节,不,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你本来是没有资格来参加这次加冕礼的,我把你带过来。看完了加冕礼,是该让你见见奥/地/利了,他是现在神/圣/罗/马/帝/国的,呃......用你能懂的话就是老大。”

       “反正我以后一定会比他厉害的......”

       “您好,请问您是?”清冽好听的声音在基尔伯特耳边响起,基尔伯特抬头,对上了那一双紫眸。

      幽深如潭。

      基尔伯特明显听见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200年前的那个小家伙,长大了还是这么好看。基尔伯特看着抱着乐谱温文尔雅的青年,心里面涌起来一阵异样的感觉。第一次见他还没有自己高,似乎......也没这么漂亮。

       “普鲁士......我知道了,跟我来吧。”罗德里赫拉起基尔伯特的手,把他带到了一个房间里。罗德里赫放下乐谱,站在基尔伯特面前,伸出手。

       “你好。我叫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奥/地/利。”

       基尔伯特腥红色的眼眸再一次对上那一对紫色的深潭,红和紫碰撞、相融。他伸出手握住罗德里赫的手,一双漂亮柔软的手。

       “我叫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是......普/鲁/士。”

       你还记得我有一个名字叫做条/顿/骑/士/团么?

-tbc-
①以976年奥地利提升为独立公国开始算。

January
25
2016
评论(12)
热度(18)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