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点文/APH/普奥】Die Marmelade-1

悲歌太太的点文x然而在手机上并不会@的我orz
因为要求是恶友奥所以就写的…嗯…比较欢乐
大概会有个4、5节就能看到普爷成功攻略了房东?【误】
——————————————————————
       维/也/纳的春天是明亮的。 

       这是基尔伯特拎着箱子从飞机上走下来,呼吸到第一口异国的空气时的感觉。或许明亮这个词不太适合形容春天,或是任何季节,不过这无所谓了,这是他的第一感觉。

       “嘿,小基尔,你可算是来了,哥哥我和东尼等得好苦啊!” 

       “本大爷可不明白前后只差5个小时的航班会为什么让你苦成这样。”基尔伯特解下脖子上的围巾,丢在弗朗西斯脸上,“你可是告诉本大爷你找好房子了,什么时候去看?维/也/纳的酒店真是够贵的。”

       “俺说,要不要给房东带点礼物什么的?”安东尼奥和被子滚成一团,从缝隙间顶出一头毛茸茸的棕发,“维/也/纳酒店的被子的味道都是香的哎!”

       “安东你这样子活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小子。”基尔伯特坐在另一张床上,“不过这床确实挺软的啊。” 

       “明天早上9点去见房东,我们先去超市看看有什么可以给房东的礼物。哥哥我决定送一束玫瑰~”

       “安东你拿那么多番茄做什么!” 

       “卧槽弗朗快把衣服穿上!保安要来了!你不要学内衣广告好么!”

       基尔伯特有点崩溃,来逛个超市这两个人都不安生… 

       “基尔你没资格说俺们啊,你看弗朗准备好了玫瑰,俺买了这么多番茄,你却什么都没准备呢。” 

       “就是啊小基尔,刚才哥哥我只是在向大家传播爱而已~” 

       “嘁,不跟你们说这些…”基尔伯特的视线扫过一排排货架,“听说房东是个音乐家?” 

       “对对对,好像还拿过不少奖!据说做点心也很好吃哦~” 

       点心么…基尔伯特的鼻尖抽动了一下,似乎刚下飞机时的味道又回来了。阳光…和露水的味道?大概有点甜,没准还会酸吧,这个应该是维也纳的点心的味道。基尔伯特想了想,转身,无视了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的呼喊,拿了一瓶蓝莓果酱。 就它了。

       “你们好。我是罗德里赫,这间房子的主人。”房门打开的一瞬间,基尔伯特闻到了一股甜腻的味道,混杂着…什么东西烧焦了? 

       “房东是个美人哎!”弗朗西斯在摆了一个最骚气的姿势后,拉过罗德里赫的手,吻了一下。“Bonjour~您的美丽就像…” 

       “大笨蛋先生请您放手!”

       “哐!” 

       罗德里赫端着一杯咖啡,坐在藤椅上神色复杂地看着对面的三个人,不,准确来说是两个吓得发抖的人和一个昏迷的人。“很抱歉。刚才是我的姑妈伊莎,她…嗯,最见不得我被欺负了。” 

       到底是谁欺负谁啊!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紧紧抱在一起,以奇怪的姿势坐在一张椅子上。脚下是昏迷不醒,后脑敷着冰袋的弗朗西斯,他那张引以为傲的脸此时正跟地毯亲昵地靠着。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一会儿看看地上的弗朗西斯,一会儿抬头看看端着咖啡的罗德里赫,然后在目光接触到伊丽莎白的时候迅速转移到弗朗西斯身上,装作很关心的样子。

       “基尔你去说。”安东尼奥的嘴几乎要贴上了基尔伯特的脸,在罗德里赫看来简直就是情人的呢喃, “先生们,如果你们想做什么下流的事情请不要在这里…好么?”罗德里赫放下杯子,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盯着已经快要融为一体的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顺便示意了他的姑妈回避一下。伊丽莎白很不爽,她非常想继续看下去,但她还是走了。

       “基尔你去解释,不然俺的一世英名就毁了。”安东尼奥还非常体贴地用手戳了戳基尔伯特的腰,这个动作成功地让基尔伯特失去了平衡。

       卧槽安东你要是有什么一世英名也是你自己毁掉的!不对你这么蠢根本没有英名可言吧!基尔伯特在从椅子上摔下去的一瞬间是这么想的。然后他砸在了弗朗西斯身上。我们可怜的弗朗西斯似乎抽动了一下,不过基尔伯特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在庆幸自己没有摔疼的形况下拍了拍裤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站起来看着罗德里赫。 “呃,是这样的,我们三个是来租房子的。您应该是我们的房东,呃,今天是我们第一天过来。”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和…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罗德里赫费劲地将自己记在纸上的一长串名字念出来,“分别是法国人、西班牙人和德国人?” 

       “没错。”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跟你是什么关系?”罗德里赫放下那张纸,盯着基尔伯特猩红色的眼睛,看了一会儿之后觉得自己提出这个问题有些愚蠢。这两个人一点都不像。

       “他是本大爷的弟弟kesesesese阿西是帅气的本大爷的弟弟!”基尔伯特回答完问题之后发现罗德里赫盯着自己看。 眼睛的颜色…是紫色的?老爹作证,本大爷这辈子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眼睛。 

       “这样啊。他是学弟。”罗德里赫收回目光,“但是我姑妈在这里,房间可能不够。” 

       “没关系的,本大爷可以…” 

       “你晚上跟我一间。”
-tbc-
你们可以猜猜这个少爷是弯的还是直的。【严肃脸】

January
26
2016
评论(9)
热度(29)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