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点文】Die Marmelade-3

最近有点忙orz更文晚了抱歉qwqqqq

-------------------------------------------------------------------------------

       “晚上7点开始上班,到凌晨两点结束。”罗德里赫耷拉着眼皮,递给基尔伯特一套制服,“工钱按月结算。”

       “等等不是弗朗和安东给本大爷找的工作吗?”基尔伯特愣愣地接过衣服,“为什么......”

       “你那两个亲爱的好友在维也纳人生地不熟的,”罗德里赫的手搭上基尔伯特的肩膀,把他摁在椅子上,“哪来的本事帮你找工作啊?”罗德里赫的鼻尖都快蹭上基尔伯特的脸颊了。“那个酒吧的老板是我的熟人,所以你给我乖乖的......”

       “嗯,那个.......嘿?”基尔伯特拼命伸长脖子避免接触罗德里赫,脸一直涨红到了脖子根。“喂,罗德里赫?”基尔伯特推了推软在自己身上的房东大人,对方毫无回应,温热的呼吸打在颈侧痒痒的。

       “啧,睡着了......”基尔伯特试着抱了抱罗德里赫,“好像不是很沉。”他干脆把罗德里赫横抱起来,走向卧室。罗德里赫的头顶在他的胸口,随着呼吸的节奏和走路的颤动,发丝与衣料来回摩擦,温度悠悠地攀升。“这时候倒是乖得像只小猫。”基尔伯特看着罗德里赫安静的睡颜,脸上不自觉地有点发烫,他别开头,咽了咽口水。清醒点,基尔伯特,这家伙是个男的。

       基尔伯特倒是也承认他的房东长得是很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紫得通透,幽深如博登湖的湖水。基尔伯特在想,如果这双眼睛长在一个姑娘身上,会是什么样子?

       基尔伯特把罗德里赫放在床上,把叠好的被子摊开盖在他身上,轻轻摘掉他的眼睛。罗德里赫不满地抖了抖肩,被子滑落至大臂,露出瘦削的肩膀。基尔伯特想吐槽几句,但还是选择闭上嘴,把被子拉到肩膀上,掖好。他转头看看书桌,上面有散落的乐谱,还有几张滑到了地上。旁边摆着一根黑色的钢笔,笔尖处有凝固的墨迹,笔尾嵌着一个金色的“R”,笔帽在不远的地方安静地躺着。最边上的墨水瓶里还插着一支蓝色的羽毛笔,下面压着一张白色的便笺,有着金色的描边。

       基尔伯特合上钢笔的笔帽,捡起地上散落的乐谱,和桌子上的收拢到一起,在桌面上磕齐后,放回原处。他绕到床边,看着罗德里赫,拨开他额前的头发,然后很快地吻了一下。

      出门前基尔伯特脸上有点红。

      晚上9点Der Regenbogen酒吧

       基尔伯特哼着小曲,擦着酒杯。酒吧老板打量了他几眼以后提出要他在前面调酒,一开始基尔伯特还推辞说不行,老板说每个月给他加500欧后他立刻就同意了。

       本大爷果然帅得跟小鸟一样kesesesesese刚上班就能加薪,回去看那个小少爷还能说什么!基尔伯特把擦好的玻璃杯摆起来,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盈盈发亮,倒像是里面盛满了五彩的液体。

       酒吧里面音乐不算很吵,但是人很多,只是基尔伯特没看到什么女服务员。也是,现在的姑娘很少来酒吧打工了。“您的伏特加。”基尔伯特把盛满酒液的杯子推到客人面前,银白色头发的俄罗斯人笑了笑,一饮而尽后笑眯眯地说:“我还要一杯。”

       基尔伯特就愣愣地看着这个高大的俄国人一连喝掉了2瓶,然后机械地把空了的酒瓶丢到后面。

       “嘿。”一只手敲击着木制吧台,进入了基尔伯特的视线。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腹圆润。“我来看看你。”

       罗德里赫少见地摘掉了领巾,解开了衬衣的头两颗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袖子挽到小臂处。镜片后紫色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莹莹发亮,波光流转。“不打算请我喝一杯酒么?”

      “啊,那个,那个......”基尔伯特很想说点什么,但结结巴巴地什么都说不出来,便自暴自弃地闭上嘴给罗德里赫倒了一杯苦艾。“给你。”基尔伯特把酒杯递过去。“这么拘谨干什么?”罗德里赫笑着接过酒杯喝了一口,“喏,这个给你。”罗德里赫把一个东西塞进基尔伯特的掌心,肌肤接触让基尔伯特脸上红了一层,触电般把手缩了回去。

       他摊开手掌,里面是一块椒盐饼干。“听说你们德国人喜欢这个。”罗德里赫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眯着眼睛看着基尔伯特,眼角狭长如一只黑猫。

      “啊,谢谢。”基尔伯特把椒盐饼干塞进嘴里。

       他感到一阵湿热的呼吸打在他的鼻尖上,眼前是罗德里赫颤动的睫毛。

       “咔嚓。”

       罗德里赫叼着半块椒盐饼干,笑着看着满脸通红的基尔伯特。舌尖把饼干卷入口腔,嚼了几下之后喉结滚动,咽了下去。罗德里赫舔了舔嘴唇。

       “总要给主人留一半吧?”

-tbc-

 

April
02
2016
评论(2)
热度(9)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