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Gegenüber-14

这章主要是串刺优格,注意避雷,隐藏一丝丝的普奥,OOC预警。

罗/马/尼/亚名字为米哈伊尔,保/加/利/亚为保鲁沙夫。【均来自语c大部分的设定】本家设定保加是看起来像绿色的蓝色眼睛,但总觉得我这么写有点怪怪的于是就写成了蓝绿色。

时隔好久文笔快要丧失各位老爷凑活着看吧qwqqqq

【PS:那位叫特特雷斯库的领导人度娘上找不到,但是根据手里的《罗马尼亚史》是可以确定他的存在的】

-------------------------------------------------------------------------------

      1940年7月4日凌晨3点,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

      米哈伊尔在一片漆黑中抬起头,抚摸着头顶上木板的木纹,他偶尔会依照那些传说里的那样,睡在棺材里去找找吸血鬼的感觉,但是显然没有什么用。促狭的棺材极大地限制了他的活动,甚至都没办法转身,只能僵硬的平躺着。

      这样倒真像个被木桩刺穿的可怜的吸血鬼。

      米哈伊尔揉揉他酸痛的肩,敲敲棺材盖示意外面的人把他脑袋顶上沉重的木头搬开,好让他呼吸些新鲜的空气,不是通过气孔获得的那种。

      没人理他。

      “哦,该死。”他重重地放下手,砸得木板沉闷地响起来。要是没人来他可就要在这副棺材里待一整天了,他试着使劲推了推棺材盖,没有用。他有点憎恶自己当时打造它的时候非要坚持采用那个东方人说的什么阴沉木了。还好自己没有像原来那样造个石棺,不然他就彻底憋死在里面了。米哈伊尔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嗒嗒”鞋跟扣地的声音。

      总算是有人来了。米哈伊尔敲敲棺材板,顺带喊了一句:“有人么?帮我把它打开。”

      “我亲爱的米沙,你又把自己困在这个棺材里了?”

      听见这句话后米哈伊尔觉得自己还是一整天都待在棺材里比较好。

      “保鲁沙夫。”米哈伊尔揉揉自己酸胀的手腕,坐起来披上外套,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人离开,只留下他们两个人。米哈伊尔早就记不清自己和这个保/加/利/亚人的纠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他似乎很早以前就不在乎以什么样的面貌见他了,就算只穿着睡衣披件外套似乎也没什么不妥。

      “说吧,保鲁沙夫,”他在房间里走了走,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坐在马赛克玻璃窗户下的红色高背椅上,“你这么早来有什么事情?”

      “我知道伊利亚要走了比/萨/拉/比/亚和北/布/科/维/纳,”一袭军装的保/加/利/亚人绕到椅子的靠背后,用手捻起罗/马/尼/亚人鬓角的头发,“伊丽莎白那个女人也在叫嚣着要你还回特/兰/西/瓦/尼/亚,她有她那可怜的前夫的现任丈夫的弟弟---路德维希,作后台,她是第三帝国的盟友。”

      米哈伊尔在听到“伊丽莎白”这个名字时,轻蔑地笑了一下:“那个母猩猩做什么我都不会感到奇怪。倒是你...”他回头抓住了试图把自己的头发送到鼻尖去嗅闻的那只手,“保鲁沙夫,凭我这么多年对你的了解,你今天绝对不是来找我说这些的,对吧?”

      保鲁沙夫看着那双在黑暗中幽幽发亮的红眸,不禁想起了弗拉德三世真正以“穿刺公”扬名欧/洲时,这个罗/马/尼/亚人就坐在同样的红色高背椅上,满脸血污,居高临下地看着落荒而逃的土/耳/其士兵,血色的眼瞳里目光一如现在的狰狞。他松开手,绕到米哈伊尔前面,撑着扶手,依旧用那种轻佻的语气,吐出了骇人的话:“我是来要回南/多/布/罗/加的,我亲爱的米沙,你的‘大/罗/马/尼/亚’时代彻底结束了。”

      说完这句话后,保鲁沙夫起身,离开了这个房间,临走前他清晰地听到了米哈伊尔虎牙摩擦的声音。

      那是我亲爱的吸血鬼,发怒的前兆。

      “对了,米哈伊尔,”保鲁沙夫回过头,眯起蓝绿色的眼睛“我想你是时候找一个靠山了,像我们这种在夹缝中艰难生存的国家,在这种局势下是没办法不被卷进去的。罗德里赫都低下了他高贵的哈布斯堡的头颅,嫁给了他一生的宿敌---霍亨索伦血统下的基尔伯特。你也该放弃一些东西了。”

      1940年7月4日,罗/马/尼/亚领导人乔治·特特雷斯库辞职。

      1940年8月29-30日,特/兰/西/瓦/尼/亚被划归匈/牙/利。

      同年9月,罗/马/尼/亚将南/多/布/罗/加归还保/加/利/亚,4日卡罗尔二世任命扬·安东内斯库为领导人,6日卡罗尔二世退位,将王位传给儿子米哈伊。

-tbc-

 

July
18
2016
 
评论
热度(11)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