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奥洪】乐团

看到网上的一句话就脑袋一热写下来了,非国设,就是普通人。

少爷从小弹钢琴,瓦修跟他很熟。

比姐(比奥金)跟洪姐是闺蜜。

有单箭头的法奥,不过只是尼桑日常发【划掉】情,不打tag了,注意避雷。

----------------------------------------------------------------------------

      伊丽莎白小时候,隔壁住着罗德里赫。那时候她就扎个马尾辫,咋咋呼呼地满街跑。有一次她正好在罗德里赫练琴的时候路过窗口,伊丽莎白第一次老老实实地坐在地上,坐了3个小时。

      后来每天下午3点到6点,伊丽莎白都会搬着小板凳坐在罗德里赫家的窗口下,雷打不动。下雨天穿着雨靴雨衣,支着一把雨伞一抖一抖的。有一次下雨她打了一个喷嚏,房间里的琴声停了,过了一会她看见一个系着领巾的小男孩撑着比他大好多的黑伞出来了,看着怪可怜的。小男孩把她拉进屋,给了她一杯热水,然后板起小脸一本正经地说教:“大笨蛋先生,下雨天怎么能一直坐在外面呢,会感冒的。”伊丽莎白听着非常不爽,这个小男孩那双紫色的眼睛好像不太会看人。

      第二天她把头发散下来,穿上自己的连衣裙跑到罗德里赫家窗户下拍窗户,等罗德里赫皱着眉头出来的时候。她异常满意地看着罗德里赫整张脸变得通红,然后半天憋出一句:“抱歉,我昨天没认出来你是女孩子。”伊丽莎白扑哧一下笑了,然后大大方方地伸出手:“我叫伊丽莎白,就住你隔壁。坐在你家窗户下听你弹钢琴的就是我。”小男孩也伸出手,笑了一下:“我叫罗德里赫,你以后可以进来听。”

      伊丽莎白就每天坐在罗德里赫旁边听他弹琴,偶尔对面房子里的瓦修也会过来。似乎他跟罗德里赫认识的更久。

 

      等到上了小学,伊丽莎白发现自己跟罗德里赫一个班,也终于意识到罗德里赫长得很好看。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去听罗德里赫弹琴,站在钢琴边上看着夕阳的余晖给黑色的钢琴镀上一层金边。

 

      上了初中,伊丽莎白跟同班的比奥金成了朋友。她很不爽地发现隔壁班那个叫弗朗西斯的总是过来骚扰罗德里赫,甚至有一次还摸上了罗德里赫的脸。这以后伊丽莎白每天的任务就又多了一项:揍飞弗朗西斯。有一次她跟比奥金夜聊,两个小姑娘穿着睡衣。伊丽莎白趴在被子上看着抱着抱枕的比奥金,问她:“你说为什么男孩子会去骚扰男孩子呢?罗德里赫是长得挺漂亮,但是弗朗西斯也是男孩子啊…”伊丽莎白翻了个身,躺在被子上,“比奥金,你说为什么呢?”

      比奥金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可能男生之间也会…谈恋爱?”

      那天晚上伊丽莎白和比奥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伊丽莎白偶尔会在罗德里赫家里没人的时候给罗德里赫做饭,洗碗的时候看着这个小少爷脸上都是汗,费劲地搓洗那些有油渍的盘子和碗。伊丽莎白也见过罗德里赫试图做甜点,结果厨房“轰”地一声冒出黑烟,罗德里赫蔫着头上那一小撮头发端出来意外的很好吃的巧克力蛋糕。

      比奥金问过伊丽莎白:“你说你是不是喜欢罗德里赫?”伊丽莎白支着下巴想了好久,说:“不喜欢吧。你看我脑补他跟弗朗西斯还有瓦修是一对儿脑补得很开心啊,按理说我要是喜欢他的话,应该不希望别人跟他关系好。”

      罗德里赫总是收到很多情书,有女孩子的也有男孩子的,伊丽莎白问他有没有看上的帮他去追,罗德里赫低着头不说话,半天挤出来一句:“都不喜欢……”伊丽莎白耸耸肩,跟比奥金出去买蛋糕了。

      那天晚上罗德里赫郁闷地拉着瓦修,一个劲地问瓦修:“一个女孩子要是总是觉得你跟别的男生好,她会喜欢你么?”瓦修黑着一张脸,他清楚罗德里赫在说伊丽莎白,也清楚罗德里赫喜欢伊丽莎白,他最后揉了揉罗德里赫的头发,把罗德里赫塞到被子里让他赶快睡觉。

 

      伊丽莎白很庆幸自己还跟罗德里赫一个高中,只不过不在一个班了,现在她跟瓦修一个班,比奥金跟罗德里赫一个班。她也非常高兴弗朗西斯那个混蛋终于回到法国了,但她也觉得有那么一点寂寞,因为又少了一个让她脑补的人。

      有一次伊丽莎白在回家的路上用力地把一个石子踢出去,然后揪住自己的头发抱怨:“我真是搞不懂罗德里赫是怎么想的,喜欢他的人那么多,他怎么就没一个喜欢的?他每天除了弹琴就是弹琴,巴赫肖邦贝多芬莫扎特柴可夫斯基,他是打算跟那些老男人和他的琴过一辈子么?”

      “他大概没有喜欢的人,”比奥金叼着冰激凌的勺子,“要么就是他喜欢的人不喜欢他。”

      “他能喜欢谁?瓦修么?”伊丽莎白把自己的头发放下来,挖了一勺比奥金的冰激淋。

      “他有没有可能喜欢你?”

      “……没可能吧,他一开始还以为我是男孩子。”

 

      后来他们都毕业了,罗德里赫离开了这个城市去了音乐大学,他最终没有告诉伊丽莎白,他喜欢她。

      伊丽莎白大概也从来没意识到,她喜欢他。

      过了很多很多年,伊丽莎白也找了很多的男朋友,但最终都还是分手了。罗德里赫除了几张寄给瓦修和伊丽莎白的明信片外,再无音讯。

 

      直到有一天,瓦修来找伊丽莎白,说罗德里赫寄信来告诉他,他要结婚了。

      那天晚上,伊丽莎白到比奥金家里,哭了一个晚上。

      “我明明不喜欢他的啊,为什么听到他结婚后我还是想哭啊。”

      “我很奇怪吧,我跟乐团的指挥谈过恋爱,还有小提琴手,还有弹钢琴的,但是我为什么最后都不喜欢他们了呢?”

       “我这辈子真的没再吃过那么好吃的蛋糕了。就算他们给我买过很贵很贵的蛋糕,我觉得也不是那个味道。”

      “明明…明明我根本就不喜欢他啊。”

      我为了他,喜欢过几乎一整个乐团的人,但终究都不是他。

 

      瓦修没有告诉伊丽莎白,罗德里赫来找他喝过一次酒。

      罗德里赫那天晚上喝了很多很多的酒,多得吓到了瓦修。罗德里赫揪着瓦修的衣领,一遍又一遍地问瓦修:“为什么我没有告诉她我喜欢她?我明明那么喜欢她,为什么我最后还是走了?”

      “我遇到过很多很野的姑娘,但很少有像她那样坐下来安安静静听我弹很久的琴的。”

      “甚至我的女朋友都很少吃我做的蛋糕,她们说太甜。但是她明明说那个很好吃啊,我无论放多少糖,她是不是都不会回来?”

      “我每次弹琴的时候都会想,她就在旁边坐着听,但其实旁边根本就没有人。”

      “是不是…是不是我告诉她我喜欢她,她就能回来了?你告诉我是不是!”

      我喜欢的人都有一头她那样长长的棕发,但终究都不是她。

      瓦修从来没见过罗德里赫这么失态,声嘶力竭地大吼,眼球充血。最后罗德里赫一头栽在他怀里,放声大哭。瓦修只能由着他哭,说不出一句话。

 

      婚礼那天伊丽莎白去了,看见罗德里赫,只是像老朋友那样打了招呼,再没说一句话。

      瓦修是伴郎,他清楚地看到罗德里赫的眼睛里有泪水,然后生涩地憋了回去。

      比奥金记得,那天晚上伊丽莎白哭湿了自己那条裙子,怎么洗都洗不掉泪痕。

 

      当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喜欢的人都像你。

-The End-

啊,虐的好爽。

July
22
2016
 
评论(2)
热度(15)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