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点文】啤酒和咖啡(上)

这篇是 @宁晗洛熙 的50fo点文w

下属普x上司奥的设定,我已经努力写小清新了......预计2-3章完结。

发了那么久刀子也发点糖,给你们一次喂饱。起名废濒临咸鱼态。

努力防止被吞,希望删除线管用。

----------------------------------------------------------------------------

     

      头痛欲裂。

      罗德里赫晃了晃脑袋,勉强把自己从床上支起来,揉了揉眼睛,然后看到了地上的一堆衣服。

      昨天晚上真是喝多了,都没有叠衣服。罗德里赫靠在枕头上,习惯性地伸手去摸烟盒,发现床头柜空无一物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在出差。手腕上的红痕让他有些诧异,他收回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明显的青紫色痕迹和吻痕。

      噢……好吧,现在是想起来了。

      罗德里赫觉得非常难以置信的事情就是,一向在单位被冠以“禁欲”名号的自己,跟自己的下属上了床

      而且还腰疼得要命。

      罗德里赫歪头看着自己的下属,伸手拨弄他银白色的短发,粗糙的触感有些扎手。他的视线向下游移,看到了锁骨和胸口的疤,他伸手轻轻去抚摸那些凸出来的,被他的下属称为“男人的勋章”的痕迹。他甚至还模模糊糊地想起来昨天晚上在做的时候,自己疼得在他背上乱抓的时候,抓破的那一道伤痕。他的下属笑着凑到他耳边,吐出的热气给本就通红的耳垂又增添了几分温度,说:“现在这条伤痕可是属于你了。”

      他的下属早就在面试跟他炫耀过,自己在上完大学后当了两年兵,真正拥有了“男子气概”。身上的伤疤有的是训练的时候留下的,有的是演习的时候留下的,说到最后他讪讪地笑了一下,说有一道挺长的疤其实是舍友捡回来的野猫挠的,那猫崽子挠得还挺狠,伤口很深,过了好久才愈合。罗德里赫当时抿着咖啡,只是笑了笑,说:“那你肯定能胜任这份工作,起码不会累倒。”最后录用了他。

      罗德里赫看着他的下属翻了个身,他撩开被子,用嘴唇轻轻摩挲背脊上那条本已愈合却又被他抓破的伤痕,这个动作似乎惊醒了熟睡的下属。罗德里赫抬起头,对上了那双缓缓睁开的眼睛,红色的眼瞳里倒映着自己的面容。他的下属翻过身盯着他看,在额头上吻了一下,又缓缓闭上了眼睛。

      “今天上午没有安排,小少爷。”

      “嗯,基尔,我知道。”

      罗德里赫趴在基尔伯特胸口,头上怎么也压不下去的那一撮头发蹭着他的下巴。

 

      基尔伯特第一天上班的时候在下大雨,他浑身滴答着水敲响了罗德里赫办公室的门,怀里抱着一只小猫。他说这猫卡在单位楼下的树上了,他把它救下来,问了一圈办公室里的妹子都没办法养,过来问问罗德里赫能不能养,罗德里赫找了条毛巾把猫擦干净,然后丢给基尔伯特一条毛巾和一件衬衫,让他去换衣服。说以后别操心这些有的没的,上任了就好好干活。

      基尔伯特后来也去罗德里赫家看过那只猫,那猫不太愿意搭理他。基尔伯特说这猫一定是被小少爷养的跟小少爷一个脾气了。罗德里赫没好气地扔出去一条抹布说你别废话,你把我的咖啡杯打了我还没跟你算账呢,赶紧给我擦桌子去。

      他的下属除了有的时候有点吵,有点粗糙外没什么大毛病。自己“小少爷”这个称呼也是从他那来的,不过除了他没人敢当面叫。让罗德里赫意外的是基尔伯特非常严谨细心,虽然对自己的说教有怨言但下次一定能完美地按照自己的意思来做,分毫不差。

      罗德里赫很满意,甚至深夜加班的时候还会照顾一下基尔伯特,给他点自己做的点心。每次基尔伯特都会一边说:“啊小少爷你这样本大爷会被你养肥的。“一边把盘子里的东西吃干净。

-tbc-

列表你们理理我啊qwqqqqq冷冷清清无热度的咸笛如是说。

 

July
25
2016
 
评论(6)
热度(25)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