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点文】Die Marmelade-2

寒假参加了BJMUNC,在UNSC的会里代表法国,真的好累了啊orz拖到现在才更文......

———————————————————————————————

       基尔伯特在罗德里赫的床上滚了两圈。小少爷的床还挺软。基尔伯特滚回自己所属的左半边床。那个少爷以“你们交的房租是全额的不能让你打地铺,而且晚上我有可能踩到你,所以你跟我睡一张床。”的理由拒绝了基尔伯特在地板上打地铺的请求。

       “啊啊啊啊这个床真是太舒服了!”基尔伯特抱着被子又滚了几圈,停下来后盯着白色的天花板。老爹在柏林不知道怎么样,这次过来看阿西顺道打算在维也纳安家。哦对了,出门前老爹还叨叨叨地跟他说他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找个姑娘结婚安心过日子了。但是至今他还没找到合适的姑娘,别人介绍的有的甚至还不如弗朗那个死变态穿上裙子好看。

       “咔哒。”

       “呦,小少爷你洗完澡啦?”基尔伯特把一头乱糟糟的银发从被子里拱出来,“本大爷准备睡了。”

      “哦。”罗德里赫用毛巾擦着头发,他的发梢还滴着水,水滴顺着脖颈的曲线淌到明晰的锁骨上。紫色的眼睛半眯着盯着基尔伯特,后者却没什么反应,裹了裹被子闭上了眼睛。

       “小少爷你占的地方有点大。”基尔伯特不满地推了推罗德里赫,“本大爷要被你挤下去了。”

       “这是我的床。”罗德里赫翻了个身对上基尔伯特的脸,两人的湿热呼吸都打在对方脸上,几乎是鼻尖顶着鼻尖,“我说了算。”罗德里赫的眼睛里带着一丝挑逗看着基尔伯特,膝盖蹭了蹭基尔伯特的膝盖。

       “嘁,本大爷不跟你争。”基尔伯特翻了个身,没搭理罗德里赫。

       真是个大笨蛋先生。

       “小基尔~”弗朗西斯端着一盘土豆泥配香肠在基尔伯特眼前晃来晃去,“有个好消息你听不听?”

       “弗朗鸡你少废话!”基尔伯特抢过弗朗西斯手里的盘子,“什么事情赶快说!”

       “小基尔这样哥哥我好伤心啊。”弗朗西斯拉开一把椅子坐下去,手指在桌布上画着圈,“安东你说我要不要告诉他啊。”

      “唔唔唔……泥……随练……这个番茄…….很好次的…...腐烂…….你要不要……唔…….细细?”安东尼奥坐在另一把藤椅上,趴在椅背上啃番茄,“话说基尔,”安东尼奥抹了一把嘴,“你觉得那个房东怎么样?”

       “哥哥我觉得他可是个美人儿呢~要是能亲近亲近就好了~基尔你不是跟他睡在一起了么觉得他怎么样啊?”

       “什么叫睡在一起了?本大爷只是跟他睡一张床而已,他睡右边我睡左边。”基尔伯特叉起一根香肠塞进嘴里,“本大爷不像你什么时候都处于发情期。”

       “什么!难道你们没有【哔----】么?!”

        “弗朗鸡,”基尔伯特抢过安东尼奥手里啃了一半的番茄塞进弗朗西斯的嘴里,“本大爷跟你重申第1026遍,本大爷喜欢的是漂亮胸大的姑娘!”

       “哎哎哎俺的番茄!”安东尼奥打算伸手去跟弗朗西斯抢,弗朗西斯却一转眼球把番茄塞进嘴里。“基尔你怎么这样!亏俺和弗朗鸡还帮你找工作!弗朗你赶紧把俺的番茄吐出来!”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嗯【不要拽哥哥我美丽的胡子】!”

       “找了什么工作?”基尔伯特看着两个人纠缠在一起,安东尼奥拽着弗朗西斯的胡子,弗朗西斯则抓着安东尼奥的头发。

       “在……嗯……酒吧!弗朗你给俺放开手!痛痛痛!”

       “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你先放开哥哥我的胡子】!”

       “好啦。”基尔伯特走上去拉开两个人,“弗朗鸡你把番茄咽下去再说话。东尼儿你放手!”基尔伯特先拽开安东尼奥,然后挤压弗朗西斯鼓胀的腮帮子,帮助他把番茄挤成了泥。当然,后果是弗朗西斯喷了一地的红番茄汁。

       “咳咳咳,小基尔你这么对哥哥我实在是太残忍了。”弗朗西斯接住基尔伯特丢来的毛巾,擦了擦嘴后又揉了揉他快被番茄撑爆的腮帮子,“小基尔,哥哥我跟安东给你在酒吧找了份工作。”

       “哪个酒吧?”

       “Der Regenbogen,在市中心。”

-tbc-

酒吧的名字是“彩虹“.

这里的少爷是弯的x

 

February
16
2016
评论(12)
热度(11)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