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铭笛,APH主普奥,双奥,奥洪。副cp主要吃法英家暴串刺优格,all奥也吃。欢迎来勾搭w
微博:铭笛-失踪人口【用来放会被河蟹的情节,主要更文阵地在lofter】

 

【APH/普奥/ABO】烟尘

失踪人口的回归,不过发完这个我又要失踪了,科技竞赛和学业什么的......毕竟成绩有点太惨淡了。

ABO设,说好的主仆,不过大概前半段你们是看不到任何肉的。故事发生的时候少爷14,没觉醒性别;普爷20,是个A。【所以你们想对未成年的少爷做什么?】

架空世界。德意志帝国包括现在的德国、奥地利、东普鲁士和一部分波兰,法兰西依旧是法兰西,实际控制西班牙北部的四个省。两个国家都是君主立宪,贵族和平民过着愉快的日子,政治体制类似于现今的英国,但是皇族握有一部分兵权。瑞士还是万年中立,银行业一家独大,钱很多,政治体制和今天的瑞士类似。世界格局比较稳定,不打仗。德意志帝国色情业发达,男女都有。

差不多是这样,别的设定以后文里面慢慢补。

——————————————————————————————

       罗德里赫坐在马车里,连续多日的睡眠不足让他昏昏沉沉,再加上行驶中从未停止的大大小小的颠簸,他的意识早就开始模糊。只是天气过于寒冷,加之座位的木板冷硬,他根本无法入睡。

       这是他跟着这个人的第五天。人贩子对他不错,没有任何的虐待和刻意的为难,只是食物有些粗略。

       罗德里赫搓着袖口的蕾丝花边缓解指节的僵硬,当他今天被套上这身衣服的时候他就隐隐约约猜到了自己会被卖到哪里去。帝国的色情业相当发达,他小时候也是见过一些年轻的男孩或者女孩坐在玻璃橱窗后面,冲着路过的行人眨眼。但是对于他来讲,那种地方没什么不好的,能有一个安身的地方已经不错了。

       罗德里赫十三岁的时候家道中落,父亲在破产的当天跪在祖父的坟前,午夜的时候于旁边的梧桐树上吊自杀。母亲带着辗转于帝国各地,只是母亲四个月后因伤寒去世,他不得已寄居在贫寒的小姨家。小姨对他很好,只是她本身就有五个孩子,姨父是商队的一员,几个月都不见回家,小姨靠着给别人洗洗衣服赚钱,糊口已是勉强。罗德里赫住了半年后,实在不忍心给小姨增添负担,就留下一封信走了,走了两天后在森林里昏倒。醒来的时候看见一个容貌颇为漂亮的金发女郎坐在他的床头,穿着法国服饰,她把一把刀插在床头柜上,告诉罗德里赫:如果想死就用这把刀;如果打算靠着他这张脸挣点能够活下去的钱,就跟她走。罗德里赫犹豫了一会儿,把刀还给她,掀开被子说:“我跟你走。”法国女郎给他开了一瓶啤酒,塞到他手里,说这是这里的规矩,想要告别原来的日子就要干了一整瓶啤酒。罗德里赫逼着自己喝完了这瓶酒,在失去意识之前只隐隐约约记得那个法国女郎笑了,说:“要是以后受了欺负就提我弗朗索瓦丝·波诺伏瓦的名字,我叫小弟给你撑腰。”

       德意志帝国的法律规定强行贩卖人口是要进监狱的,但是如果自愿被贩卖就是合法的生意。从事这种生意的人一般被平民称之为人贩子,但也有不少贵族家庭从事这个行当,所以内部有着相当完善的规矩。如果有人强行掠夺平民贩卖,整个行业的人都会对其经行封杀和抓捕,并且义务承担受害平民的损失。在德意志帝国境内,行业公认的老大是来自法国的波诺伏瓦家,他们和法国的波旁还有德意志的哈布斯堡这两个皇室都有着相当好的交情。罗德里赫身为哈布斯堡姻亲家族埃德尔斯坦家的爵位继承人是对此有一定了解的,只是现在连埃德尔斯坦家都不存在了,他也不计较以后会怎么样。对于他来讲,未来如同被尘烟遮蔽的道路,看不清前方。

       马车停了,疲惫最终还是战胜了寒冷,困意如潮水般袭来。罗德里赫撩开帘子,在睡着前最后看了一眼外面。

       一匹黑色的骏马割开道路上的扬尘,隐约能看见骑马人显眼的银发。

-tbc-

大概就是,这样,嗯。

February
26
2017
 
评论(8)
热度(37)
© Matthias | Powered by LOFTER